絮雨莺时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4-07浏览次数:10

橙墙红瓦久久凝聚水珠“啪嗒”,门前积水半夜有余却依旧潭潭界限明显,檐上的流珠似是粘稠的甜蜜,涓涓流淌吸引新燕吸食。何处和风将暖意悄悄从门缝吹入,细语呢喃陌上已饮百花微醺。

瞧,草木葳蕤万树葱茏,星月仍余浅浅痕印,渐明朗的东方便披上了韫红的帔霞。湿漉漉的穹空低阴,任那轻纱般的云幔飘泛,若花瓣盈盈游漾于薄雾氤氲缱绻,雾气凝落皱起粼粼涟漪的碧湖浅泊。杨柳入了这山水墨般飘忽朦胧的旖旎风景,携蝴蝶翩跹在这灰蒙中染着嫩绿,缀着缤纷。不得白鹭一行,无名白鸟便扑棱棱地填上了空缺的那行莹白,将啼鸣啁啾从梢头蔓延至天际,唤醒冰雪日子里沉睡的生灵,在最辽阔无涯的湛蓝色下焕发容光。

听,布谷声声淡然透过窗棂,谁家囱口半梦半醒吐出了新晨第一口的炊烟,和着雨雾渺渺袅袅腾至云端。清静仍存,尚能听到翠色弥目的树木深埋在地底紧攥泥土的根须,汲水生长摩擦发出的哧哧声,大汗淋漓冒出了湿热的气息,融化那积雪寒冰,暖透这絮雨莺时。水珠滚圆悬在细嫩的草尖摇摇欲坠,“滴答”一声扰了多少痴梦呓语的草虫,喓喓声一脉递续一脉,应着自暖阳喷薄融坠清脆冰棱后便不绝于耳的野禽幽啼,宛如草浪习习伏在风的手心中汩汩吐诉。耳边忽闻佩环叮咚,原是泉水潺潺洗出了无弦琴音,绸样的水波起伏澹荡,引领黑黢黢的远山天籁合鸣。

嗅,是谁家蜜糖误倾,甜腻这徐徐熏风。窸窣作响的是一片缭绕的绯红,清淡娴雅的气息黏合入穿过桃花罅隙的雨雾,浮动在近邻浮空簇生的黛紫、群生的浅紫,糅杂紫荆的芬芳、丁香的馥郁酝酿了醉倒曦和的酒酿,掩去早朝暖面的曙辉。穹苍黛蓝,阻不住蜂蝶吮吸初绽黄蕊迎春的甘醇,贪食缀满雨珠油菜花的清冽,弥漫开的炊烟香喷喷的馋醒蒲公英丛丛,拼凑一起的金黄成了一轮金轮,将缺席的太阳种在了这隐隐尘寰。

尝,青青潇碧竹吟响,暗隐竹香;暗隐竹香,时取竹林画浓妆。潇潇絮雨叶凝露,把叶偷尝;把叶偷尝,点点清凉缓入肠。伴着新生茅芽的青涩甜淡,沁人心脾若远处高阁鸣奏一曲箫鸣琴和,梳顺拂过琐碎芜乱垄草的清风,丝丝洇露,摇曳地拂向流淌着的行云。嫩嫩的香椿伴随与生俱来的成熟,红褐色一簇簇顶在槎桠上,浓香入口却尝到了炊烟中蛋黄的香气。篱脚砖缝,田埂塘涂,恣意生长的野菜延展了黄嫩的叶子,羡慕着鳞皮虬根风霜龙钟的老榆树,纵使古木吐新绿,影影驳驳,终难见甘甜的榆钱,苦涩的野草很快便在人们口中刺激那贪吃的味蕾。

游丝不察,偷把青衫浸湿,踱步不觉寒。归来檐下积水已然相连,流川般生出了缓缓漪纹,再回首远望,竟已是春水一池,花满田畴。


新闻来源: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刘君龙摄影:责任编辑:李秀审核:刘尧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