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霸王别姬》有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06-19浏览次数:11

如果说励志片的目的是为了激励人愈败愈战,喜剧片的目的是为了博君一笑,这部中国很早的文艺片的目的是什么呢,似乎什么也不为,只是将一段历史如影片中戏园子老板手中的文物纸折扇——一骨一骨撕给我们看;观者却难以做到如吸完鸦片仰面朝天的程蝶衣,尽看着天物暴殄就是了。

这部影片改编自同名小说。影片是倒叙手法,打文革结束,程蝶衣与段小楼重回老戏园子共表演成名作《霸王别姬》讲起,而后再讲程蝶衣与段小楼的一生的故事,镜头最后首尾呼应程蝶衣如虞姬刎颈自杀,了结一生也了结了一段历史。

这部影片不妨看作是程蝶衣与段小楼破茧化蝶成名角的过程,后来被命运的响指开了个玩笑;程蝶衣唱技愈发炉火纯青,男儿郎贴近女儿身虞姬,可惜段小楼做不了“楚霸王”。文革发生了,当程蝶衣与段小楼被当作旧社会的牛鬼蛇神上街批判,段为了一己之私而“揭露”程蝶衣的“过往风尘”,甚至否认了与妓女之妻的爱情。受批斗时如程蝶衣所说:“连楚霸王(指段小楼)都下了跪,京剧还有什么希望”,道出了自己的失望,国粹传承人的气节都没丢了,如文人折腰还谈什么脸面谈什么手艺?

要是给程蝶衣加一个形容词,非“纯粹”一词莫属,他单纯为了喜爱京剧喜爱虞姬的角色而不顾什么时代的别人的眼光;当他站到审判台上,明明把在日本人的会堂唱京剧的责任说成是日本人强迫而为之,便可脱离,可他偏不,他说如果那个日本友人还活着,那么京剧或许传到日本国去了……他更没有说是为了营救被日本人逮捕的师哥而为日本人献唱,但是在文革时他所谓的师哥段小楼却“揭露”了这段历史。

“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身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唱错这句词挨了打,被用热铜烟枪塞入口中,却没想到一语成谶戏剧性地融进了程蝶衣的生命。程蝶衣是苦的,生母为妓女而家无所着落,为讨生活唱京剧被活活砍下了“第六指”,幼年且不提唱剧挨的无数的打,被张太监“性侵”,更有后面朝代更迭的非难,最致命的是文革的所谓破旧与师哥在文革时期的“变脸”……可是他又是甜的,享了一代京剧名角所受的追崇,在文艺上均做到了问心无愧,张国荣的“媚”简直将程蝶衣这个人演活了!

这部文艺片能赢得世人多少赞赏也是理所应当的了,再多的文字为之唱赞歌也不为过。这正是:

我本女娇娥,误托男儿身。

开口云暂歇,绕梁动魂魄。

冷眼看卷舒,热心付梨园。

来世化作真虞姬,四面楚歌醉卧君王怀也逍遥!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韩宗良 徐偲凌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