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06-25浏览次数:13

请野蛮但自由地生长,让生命张力,以一种最高级艺术的形式绘染出震撼。——题记

前一段时间,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一个志愿活动。活动前期,工作人员会分发给参赛人员一人一小份种子。参赛人员需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培育种子发芽、生长。

还记得我当时轻捏着采样袋,逆着光线,看到为数不多的种子像灰尘一样轻飘飘地聚集在一起,卑微地好像下一秒就会突然随风消失一样。感触到种子的脆弱,我决定寻觅出一份细腻肥沃的土壤供它们置身。然而几个小时的苦苦寻找之后依然无果,于是就气馁地在一棵开满樱花地树下,扒开还未被完全分解的残枝碎叶,将挖出的掺杂着各种不明物体的泥土装满了花盆。

刚埋下种子后的几天中,我几乎以紧盯重犯一样的节奏密切观察着花盆里的风吹草动。可惜的是,这些种子不解风情,偏偏不给我任何的回应。看着其他参赛成员晒出的花苗照片,我也彻底失去了对那花盆内那薄薄一层土下面的期望。不再定时定量的浇水,将花盆遗弃在阳台上。

然而就在已经将这件事淡忘的一个中午,突然发现花盆里星星点点有几只幼苗。而且大部分都是两三毫米左右,唯独只有一颗长两厘米,傲视群雄的样子,在花盆中突兀又令人忍不住惊喜。于是,紧盯重犯一样的凝视重新上演。

也许是对这种凝视太过灼热,幼苗从刚开始的五只逐渐减少,五只、四只......最后仅仅剩下了最茁壮的那一棵,我的所有期望全部寄托在了它身上。这棵幼苗也很配合得努力生长着,一天又一天,茎秆逐渐粗壮,颗粒状的叶片慢慢伸展开来。

果然生活总是有着太多的出乎意料,我惊醒发现唯一留下的并不是自己种下的太阳花,而是一株意外的野草。然而当最后看到花盆中,土壤已经结块,皲裂出的裂痕比野草的茎秆大三倍左右,但野草依旧葱绿茁壮的时候,我心中却也油然而生一种敬佩。

我们每一个人都像是一颗渺小如尘埃的种子。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许不足够幸运,苦苦渴求一片沃土却不能如意,甚至极少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于是,我们在恶劣的环境中,拼命发芽,使尽全力破土而出,迎接朝阳。

努力生长的这个过程中,我们身上好像同时捆绑着一些人的期望和失望。他们可能会是我们的家长、老师、朋友......但是,我们的人生不应该被他们任何意志左右、驯服。他们过高的期望或者轻易的失望可以是对于我们的鼓励或者刺激,但不应该拥有主导的能力。我们要按照自己追求和享受的方式,自由地生长。

就像那株野草一样,我们无意间也被遗忘在很多人的计划之外。我们甚至既要对那些误解沉默不语,又要在更加恶劣的环境下坚强承受着生命的负重。但只要我们充满希望,依旧以一种若无其事的安然姿态奋力生长,终有一天,我们也是成为他们眼中的一抹亮彩。

我们要在生长中保持野蛮和自由,单独作战也要向阳而生。我们一言一行所迸发出的生命张力,会像是一条隐形的线,能编织出一种世界上的伟大艺术。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刘新茹 赵桔炅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