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里人家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6-19浏览次数:10

北山有座大寺,山很高远,寺也藏的很深,去一次不容易,师傅们每年春下山一次,到附近的村子里化缘,舍点布施就与佛结了个善缘。山里的人家可很少靠在一起,百十里曲曲折折的田坎小路,连接着百十户的人家,走遍整个村子也不容易。

每年春的时候,当天边最后一丝光被吞噬,山里的炊烟才袅袅升起。端着饭碗的汉子婆娘们都惦记着,庙里的师傅什么时候来化缘。庙里的师傅会给每户送上一本老黄历,虽然山外的镇子上也有卖的,但山里的人总觉得师傅的农历更好,好在哪他们也不知道,只是每年春暖时候等师傅来就是。

今天下午三点四十立秋,一天的雨。

墙上的黄历薄了好许,扉页上扶犁耕田的插画褪色不少。地里的油菜籽不知道已经被背出山去换过多少次菜油,玉米棒子也已经在院子里晒过好几个日头了,那麦子早已经做成了香喷喷的面条吃过无数次,连那平时热闹的庄稼地如今也寂静了下来,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见不到一丁点的绿。

山上庙里的师傅还是大半年前见过,人们早已不再谈论,毕竟连昨天的天气是什么样,也不会有人去记住,很多人和事,不是选择性的遗忘就忘得掉的,你得让自己忙起来,当日子一天天向前,当每天都是个新生活地时候,我们总能自然而然地遗忘过去,这样才干净彻底。

日子过去一天,墙上的老黄历就被撕下来一页,往往是一天还没结束,那孩童便踮起脚偷偷撕下一页做个纸飞机,吃饭时候招来一顿数骂,家里的老人会撕下一页来卷旱烟,吧嗒吧嗒半天,做饭的妇人会撕一页来做点火的引子,噗轰一声这炉灶里就亮起来了。

昨天下午三点四十立秋,一天的雨。

早晨的六点多天色还朦胧,溜达在路上,还颇显些许寒意,一夜便入秋,不知是秋风秋雨秋煞人,还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并不确定生活是什么样子,一切景语皆情语。

我背靠着的山还未醒,山头罩着些许残余的薄雾,山太高远,只看得到山南水北处的山头上,有斜向上铺过去的一束光,而另一座山此时还寂静着。雨后山溪的隆隆声一直在回荡,格外清晰,入耳的鸟鸣声,叽叽喳喳,扑腾着在眼前飞过。

路边阿婆家的菜地里,西红柿低悬在架子上,还有一株西瓜苗,结了拇指大的瓜出来,枝丫还在努力的向田坎的石围上爬去,绿的很是惹人注意,只是有些赶不上气候变化了,昨天一夜便就入了秋。玉米地里七倒八歪,匍匐的叶枯黄不少,路边瓜藤曼倔犟的攀爬在核桃树上,叶子是黑色的,一触间就想起来了那个萧瑟的秋,那景不经意间就在脑子里回忆起。

阿婆来拔小菜,一阵闲聊,邀我去看她家院子里的花,邀我去她家做会儿客。

笑着说下次再来,踏着一路风景再走回去,感受阳光渐渐带来的暖意与微妙变化。微微暖心,妙不可言,只可意会,不可道出的情语。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何军摄影:责任编辑:韩莹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