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柔情,一世宁静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5-28浏览次数:10

簌簌红叶,于秋归根,点点星光,于夜闪耀。忽闻一阵秋风起,白纸飘落,心底泛起阵阵涟漪。当尘封的记忆再次被唤醒,当我们缓缓向历史靠近,或许心底会响起一个声音:今夕何夕?

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早已在我们的心底生根发芽,历经沧桑的古国保留着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站在未来,回望过去,重新拾起过去的种种,夜深人静时,悄悄地将它放入心底。文化一直都在,它从未湮灭。它藏于那不可磨灭的记忆中,藏于这宁静的世界里,藏于那一张张纯白的纸内。

书法犹如一颗耀眼的星辰,点缀了饱经风霜的历史长河。一页页白纸安静地躺在桌旁,文人轻轻地拿起笔,行云流水般地创作出绝世书法。犹记得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笔法精妙,笔势委婉含蓄,行笔潇洒风逸。用曹植的《洛神赋》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纸本是纸,但若赋予它纯粹的装饰,它便有了另外一个名字——文化。

书法似玉龙琢雕,奇峰突起。在宁静的清晨,执一管柔毫,挥洒出人之意气;用一方石砚,研磨出人之品格;着一抹浓墨,舞出人之性灵。当笔轻柔地划过宣纸时,犹如涓涓细流途经百川,在纸秀丽的外表下隐藏着豪放的气势。

一张张白纸,诉尽多少过往云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纳兰公子的这首词诉尽人生凄苦。人生不可能只如初见,喧嚣的尘世会让你经历离愁别恨,看尽这世间百态,而最怕的却是一觉醒来,早已物是人非。“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在妻子去世的十年后,和她于梦中再次相遇,梦醒之后,身边并无那熟悉的温暖,不免惆怅伤感。历经十年,却也未曾忘记,不知,是喜,是悲……

世界褪去一身繁华,独留一纸纯白。一张纸看似平凡,却足以保留古人的所思所感。我们无法窥探古人的内心,但透过一张张写满文字的纸,我们能够到达诗人的内心深处,感受诗人“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旧梦三更后”的点点忧愁以及“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阵阵惆怅。那跃然纸上的文字,透着岁月的痕迹,一遍遍地向今人倾诉过往种种,哪怕早已化作云烟……

时间捻碎了眉头的霜花,风沙吹成年华,古人在纸上留下过去的痕迹,作成一幅幅绝美清秀的画卷。画家把情绪藏进画中,线条与色彩的相辅相成,搭配画家特有的情绪,造就一幅画卷。古人仅用一张白纸和一支毛笔便能够画出梅、兰、竹、菊的清雅淡泊。梅,高洁傲岸;兰,幽雅空灵;竹,虚心有节;菊,冷艳清贞。古人赋予“花中四君子”独特的艺术气质,使之成为人性品格的文化象征。

一首首诗,一幅幅画,足以描绘世间万物。听雨声滴落,看花开几朵,低头轻叹昨日只剩下轮廓。

世界很宽,时间很瘦。时光悄悄地从指缝间流逝,它带走了过去,却唯独带不走那过往温柔。一张张洁白无瑕的纸,保存了一段段刻骨铭心的回忆,我拾起满地白纸,面向遥远的未来,只愿:一纸柔情,一世宁静。


新闻来源:机电工程学院 张瑞摄影:责任编辑:赵忠琦审核:王虎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