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5-28浏览次数:10

卜晓梓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这一双慧眼。这双眼看不见工作,看不见同事,只能看见领导手边的茶水是不是空了。进城里打拼十多年了,上个月,他终于凭借着自己的“眼力见”,当上了公司高管。

早上,卜晓梓带着刚买的烧饼和豆浆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简单清理了一下桌面,开始吃早餐。卜晓梓是个讲究人,吃饭也不同那些狼吞虎咽的庸人一般,他吃烧饼从不吃烧饼上的芝麻;喝豆浆只喝豆浆表面的那一层皮。这么个优雅的早餐通常都需要卜晓梓一个人在办公室吃上大半个上午。

但今天的早餐被一个电话打断了。

卜晓梓瞟了一眼手机,是在乡下照顾父亲的保姆打来的。卜晓梓随手挂掉电话,继续慢悠悠地吃着早餐。可电话来来回回打了三次,卜晓梓只好接了起来。只听得电话那边急切地说:“卜老板!您什么时候有空回来看看您的父亲吧,他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严重了,现在几乎只认得我一个人,要是您再不回来,恐怕连您都不认识了。”

卜晓梓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这个保姆真的是事儿太多了。卜晓梓一边把芝麻从烧饼上剔掉,一边对保姆说:“我也很想回去,可现在实在是太忙了,真的太忙了,等过几天再考虑一下吧。”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卜晓梓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饭,又开始看报纸。报纸中缝的笑话和五花八门的广告都十分有趣。

但报纸上一行红色醒目的大字,让他没办法再悠闲地看下去:

为开发新区,将对以下区域进行拆迁和补偿。

卜晓梓在下面细细寻找,果然发现了自己老家。他欣喜若狂,听说有的人拆迁之后国家给了几百万的拆迁款,从此再也不用工作。

可他突然想起刚刚保姆打来的电话,瞬间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保姆继承老人遗产的数不胜数,要是父亲真不认识自己了,那岂不是便宜了她?“不行!我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卜晓梓心想,他立即收拾好东西,一边酝酿着感情,一边向经理办公室走去,待到他走出门,脸上已悲痛万分,待到他走进经理办公室,眼中已噙满泪水。他近乎是哭着向经理说:“老板,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真的太忙了,忽视了父亲,没想到他竟然得了老年痴呆,我想请几天假,回去看看他。”

经理自诩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向他申请经费时,只要是五块钱以下的他都会当场答应,向他请假时,只要是五分钟以内的,他也是立刻同意。当然,如果申请经费多于五块,亦或是请假多于五分钟的话他就得请示上级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今天看到卜晓梓如此孝顺,经理就破例准了卜晓梓五天的假期,待到卜晓梓离开办公室时,经理还喃喃自语道:“真是个孝子啊!”

当天下午,卜晓梓就开车驶往乡下,路上,他给保姆打了个电话说:“我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真的太忙了。刚刚跟领导请了个长假,回来陪陪父亲,估计过会就到了。”保姆听了,欣喜万分,“正好我俩刚吃完饭,就在村西头一边遛弯一边等你回来。”

此时正值仲秋时节,吃过饭,太阳刚刚开始西垂,村里有一条土路贯穿东西,余晖就倾洒在这条路上,卜晓梓迎着夕阳开向村庄,他不由得眯起眼,咧开嘴,大地被夕阳染成了金色,那一块块的土疙瘩,在卜晓梓的眼中仿佛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金砖,他又加了一脚油门向前开去。

黄昏时分,手提着营养品和水果的卜晓梓,终于到了村口。此时夕阳闪耀在地平线上,村子笼罩在金黄色的光芒中。卜晓梓一下车,就看到有一位老人在村前坐着小板凳,望向进村的土路,似乎在等着谁回来。火红的落日在老人身后,卜晓梓逆光看去,虽只能看清老人昏暗的轮廓,但想必一定是父亲了。卜晓梓走到父亲旁边,父亲目光呆滞的坐在板凳上看向村口,这副模样和卜晓梓心中父亲的样子相差甚远。卜晓梓不禁心头一紧,心说,“几年没回家了,父亲的变化可真大啊,他怕是真的认不得我了。”

卜晓梓蹲下身来,在父亲耳边,轻声说:“爸,我回来了。”

父亲听了以后,竟诧异的看向卜晓梓,“管我叫爸?你谁啊?”卜晓梓的心一下沉入了谷底,完了,保姆一语成谶,父亲真的不认识他了。

不过卜晓梓不甘心让马上就要到手的几百万溜走,他相信,只要多陪陪父亲,父亲早晚能记起自己的。于是卜晓梓跟父亲说:“爸,我是你儿子啊,我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真的太忙了,都没时间来看您,您这是得了老年痴呆…”。“谁得了老年痴呆!我身体好得很!”父亲生气地打断了卜晓梓的话。卜晓梓看父亲不悦,闭口不提老年痴呆的事,连忙把自己准备的水果和营养品拿出来给父亲。父亲看到这些东西,脸色稍稍舒缓了些。

卜晓梓侯在父亲旁边,过了一会儿,光线逐渐转暗,卜晓梓弯下腰,像对待领导一样,谄媚地询问父亲:“爸,天色不早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回家了?”“我不是……算了,回家吧。”父亲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板凳,自顾自地往回走。卜晓梓多么有眼力见啊,他连忙接过板凳,“我来帮您拿吧。”

卜晓梓一边跟着父亲走进村子,一边说,“爸,不是我前几年不想来啊,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真的太忙了。您可得原谅我啊。”而父亲连理都没理他,卜晓梓只得尴尬地跟在父亲后面。突然,卜晓梓看见了保姆,她竟然在搀扶着另外一位老人,老人颤颤巍巍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卜晓梓火冒三丈,拎着父亲的板凳,厉声呵斥道:“保姆!你把我爸扔在一边,跑去找别的老头,你还想不想干了?”

可没等保姆开口说话,那个老头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竟一把挣脱了保姆,向着卜晓梓蹒跚着走了过来,嘴里还在一直念着,“儿子,儿子……”


新闻来源:机电工程学院 孙翔宇摄影:责任编辑:赵忠琦审核:王虎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