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将从东方升起——读《红色家书》有感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5-31浏览次数:30

我是爱人的丈夫,近日她总因思念而以泪洗面。她可否能知道,我自遇见她起,多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是女儿的母亲,我为她取名为“启明”,赴刑前,我给襁褓中的她喂了最后一次奶。多希望能亲口告诉她,“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

我是母亲的孩子,近日老母托人写信给我,说一切安好。可姊分明告诉我,她大病一场。我是逆子,是不肖。多希望能握住她苍老黝黑的手,望着她痴痴地笑。

我不叫“英雄”,我不叫“先烈”。我叫刘忠新。我叫赵一曼。我叫夏明翰。我叫刘伯坚。我叫王若飞……

我曾是农民。我曾是工人。我曾是商人。我曾是满腔热血的青年学生。我曾是一心报国的实业家。我曾是留学海外的知识分子。

我始终是中国人。

我已长眠于中华土地,静候红日自东方升起。

史书太薄,写不下万千先烈的悲欢,写不下万千家庭的离散,写不下他们的眼泪与伤痕。他们于是颤抖着写下自己。《红色家书》的初衷,也许,正是让人们得以从最热血的文字中洞见最纯粹的初心,从最悲壮的牺牲中触摸最艰辛的革命。从人性的角度致敬勇士,从情感的角度解读历史。

薄薄一纸家书,里面揉进的是诉不清的情意绵绵、道不尽的情思漫漫。铮铮铁骨的男儿啊,那个在战火里仍心心念念的故乡啊,那些在深夜里冷暖交织的梦啊!刘愿庵被捕入狱,在生命最后的残喘中,他轻声念着妻子的名字;李德光在狱中给妻子写了一封绝笔信《善处自己即是爱我》:“我仍很好呀,你也应该好好呀!千万不准你伤心,更不许你哭!”柔情不是刚强的反义词,当为国捐躯的革命激情与亲情爱情两相交融,当如此坚毅的战士说出如此柔软的话语,我们得以洞见那些澄澈的灵魂与纯洁的爱。

薄薄一纸家书,里面翻滚的是一往无前的担当,是坚定不移的初心,热血激昂的信仰。黄花岗烈士林觉民写下《与妻书》“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陈觉写下诀别信后便英勇就义:“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杜永瘦在信中这样宽慰自己的妻子:“人世上多的是革命的伴侣!”以天下人为念的革命者用赤子丹心谱就一阕痛彻心扉的千古绝唱然这绝唱悲而不戚、哀而不伤,它没有悲悲切切、哭哭啼啼,它有的是为革命大义赴汤蹈火的悲壮,有的是水生火热中不坠青云之志的信仰。

血与火的时代中,中华民族黎明前的黑暗里,一位又一位勇士用自己的躯体托起东方的朝阳。

薄薄一纸家书,将其一封封铺展开来,则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画卷。它见证着人民的觉醒、撑起了民族的脊梁,它藏着书者的漫漫柔情,带着勇士的家国情怀,携着共产党人的红色基因,穿越岁月风雨,涓涓流淌至今……2020年寒冬打响了一场无硝烟的战,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万千青年担起时代重任、奔赴抗疫前线;2020年初夏,那些曾怀揣一腔热血跨过大半江山走进加勒万河谷的边境战士们,永远倒在了喀喇昆仑高原的冰雪中。其中年仅19岁的陈祥榕曾经在日记中写下八个字——“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那一封封红色家书不仅仅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它见证了先辈们的初心、记录了中国的革命岁月,穿越时空,历久弥新。2021年的青年们,正沐浴着红日的暖光,血液里也应流淌着新时代的力量!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已长眠于中华土地,已望见红日自东方升起。我自寒冷的冬夜长眠,此刻也欣慰着:这盛世明媚如春天日光照耀万千中华儿女的笑颜。

幸福着:我躺下的土地,叫中国。

万千中华青年啊!也请时刻铭记:你们脚下的土地,叫中国。

春天渐近,红日渐升。万千中华青年啊,轮到你们托举这轮滚烫的红日了!




新闻来源:人文与艺术学院 吕玥蓉摄影:责任编辑:李秀审核:刘尧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