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戴镣铐,纵情舞蹈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7-09浏览次数:10

 自由并非随心所欲,姿意妄为,人行于世要有所约束,即所谓手戴镣铐,而于“不为”之中,仍能以不变的身姿纵情舞蹈之人,方可真正的有所作为。

古语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要做到平天下的壮志,其首先最重要的还是要修身,即所谓约束自己,若自身连自我约束的能力都没有,又何以妄谈“拔剑斩浮云”的豪迈呢?

奈保尔被誉为21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文学大师之一,可他连续抛弃两任妻子的恶棍行径,也难免使其文学上的成就,流为一张华丽的外衣。他亦曾坦承:“可以说,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给的。”而奈保尔口口声声谈论的她,在给予奈保尔所有的青春与家财后,落寞的死去了,人们观其人品,不免对其笔下的文字真诚与否,有所质疑,而大师之名恐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亦会被还原成其本身的粗鄙与不堪吧!

相比于不受拘束,随心所欲的恣意,我更是欣赏星云大师“在等待的日子里,刻苦读书,谦卑做人,养得深根,来日才能枝繁叶茂”的自律,于约束之中,满怀希望,尽力而为,不亦是一种更为真诚的追求吗?

曾经的陀思妥耶夫斯基面对俄国文人普遍粉饰太平的虚假现象,却依旧不违心智,执著的捧出一部《罪与罚》,极其力量地批判了那个时代的黑暗。纵使被流放西伯利亚的高寒地带,身上拖着患有癫痫的病躯,他也只是轻轻的说“我只是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他于约束之中,不屈的斗争,终使他与历史一同被镌刻在时光之中。所以并非约束。人便一定会无所作为,恰恰相反,有所约束,方可让你免去很多歪路,错路。目标明确的去完成自己心灵的朝圣。

我不愿相信《俄狄浦斯王》中“人生而为命运的人质”这一预言。但我倒是很欣赏书中所言的“勇士啊,不愿沉湮于鼾声,风声,趁腕血未冷,筋骨未钝,向这世间问问来此的意义!”

正因为有所约束,而又不甘平庸,北岛才会面对默不作声的中国文坛,大声呼喊“我不相信天是蓝,我不相信梦是假的”;余秀花才会面对枯燥重复的生活诉说—“假如我是健康的,也同样会被镌刻于此,令人无言!”

他们能于约束中,将心中所想付诸行动,于镣铐之下,跳出最倾城的舞姿,这本身便是一种伟大,对生活的不屈,使这份热情,又怎能不让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呢?

手戴镣铐,纵情舞蹈,于约束之中,绽放更为美丽的自己,方是一种更为弥足珍贵的坚持!

新闻来源: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 李昌运 李超然摄影:李昌运责任编辑:李亮审核:张庆春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