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由心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7-09浏览次数:12

屠格涅夫曾言:“人生的最美,当是一边行走一边拾起散落在路旁的花瓣,那么你的一生将是美丽而芬芳的,人生行于途,一切皆风景。若有一颗细致的心,认真搜集脚下的花瓣,那么无论身处何地,满眼皆是诗意!

环境不是决定一个人对美感受的唯一因素。正如罗丹所言“世界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罢了。”曾记的文革时期,神州大地上几场大火烧的文艺领域,一片死气沉沉,可面对百孔千创的时代,顾城不依旧轻轻地吟下“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便很美好”的温柔明媚?海子不依旧唱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词篇从容前行?

所以,美不在一花一木的枯荣,心怀希望之人,无论面对如何的环境,眼前映照的总是急景流年中,闪耀的点点温暖。

诗人王尔德慨叹:“我们都是生活在阴沟里的人,但有些人将手伸向星空。”而他所言的于阴沟中向往满天星辰的勇气,正是因为心怀希望而外化之美!

有时,生活如刺破泰坦尼克号的坚冰一样冰冷,但绝望中盛开的希望之花,不应是泰格尔穷尽一生所追求的“血指绝唱”吗?

曾经的木心先生,几经辗转,下乡插队,真正成了“在大雪纷飞中行走”的人。生活于他尽是苦涩与血泪,但每当我们读他“在灯火阑珊,万头攒动之处,不必寻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灯火交集处,所能做的只有前途跋涉的返璞归真”时,眼前浮现的总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在苦痛之地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无论生活如何黑暗,能于逆境中心怀希望,本就自成大美,只可惜很多人难解其中奥秘,心居山巅之极,却看不到万物有灵的灵动美丽,映眼的只有高处不胜寒的哀叹,那么什么美景,能入他的心扉,让自己动容呢?

一座岳阳楼,千载多少文人墨客亲临,可留下的只有范仲淹的悲喜之感,进退之忧,一条万里长城,自古多少豪杰,前去瞻看,但镌刻人心的只有毛泽东的豪迈之叹,何也?心境而已。他们将所看融入心中所求,一句话,含有无数英雄泪,壮志情,自成大美,不落俗套。

美由心生,无论脚下踩的是金碧辉煌还是荒村破院,只要心中怀有一份热爱生活的希望,眼中所见必是漫天星辰的灿烂!

新闻来源: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 李昌运 李超然摄影:李昌运责任编辑:李亮审核:张庆春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