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烟火——冷冬下的暖色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8-31浏览次数:12

北方的冬天是极具风情的,它纯粹率性,透露着温暖。穿梭在城市角落中形形色色的人群,为北方寒冷的冬日增添了暖意。冷峻之下,总有温暖。大街小巷,城市角落,每个场景都象征着一种浪漫。而浪漫,恰恰组成了生活中有关温暖的一面。

在北京,雍和宫门口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有个糖葫芦小车经过,阳光正好,时间正好。在陕西的老街上,在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档子”上,几位老炮儿正在一旁谈笑风生。在黑龙江的老店,总有傍晚排队购买食品的人们,只为尝到那一口熟悉的味道。

北方的雪,落地不化,早餐店里的蒸汽告诉你,今天的糖炒栗子很香。它可能是一颗热气腾腾的烤红薯,也许是从室外走进室内,眼镜上忽然出现的雾气,或者是一句问好,一次交谈,不论它将以何种形式出现,只要拥有一颗善于观察的心,温暖也是北方带给你的另一份礼物。

我记得餐馆门外一大排带鱼像枪支一样铺排在地上,仅仅放在室外一晚上,就冻得结结实实,要把这几条鱼打散,得在树干上使劲砸,击打带鱼的胖大厨呵着气,带着皮手套,围着皮围裙,他一边砸一边大笑,上空翻滚出惊雷一般的笑声,头一次知道北方大汉的笑声是如此之粗犷和爽朗,打散带鱼对他来说,似乎不是工作,而是一种快活的、类似于滑雪的冬日游戏。北方的新奇绝不止于此。北方冬天是将两层窗户玻璃中间灌上锯屑保温的,不止大连一处,据说东三省连带内蒙等地都是如此,看起来十分让人惊奇,那么大的空隙,竟要用锯屑填满。

如果进楼道单元,会有一个专门用来隔断冷与热的空间,两层门互相不对着,以防止北风呼啸,穿堂而过,这种思路在初来北方的我看来很是不可思议的。记得冬天去湖南,饭店里甚至开着大门,开着所有的窗,客人就冷飕飕地坐在那里吃饭,而在北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冬天与冷绝缘的设施简直武装到牙齿。

就连自来水管都要用厚厚的、絮过棉花的小褥子包裹起来,甚至树干,有些地方也要裹上稻草围子,以防自来水管在冬天冻上了,出不来水,过去他们会拿火烧那些冻上的水管,做工程的时候尽量将水管深埋,按照经验而言,在北京,至少也要一米以下,如若不然,要用挖掘机将冻土挖开,来一票人马忙上两天,一根冻僵了的水管,简直是北方冬季里的灾祸。冻土的事情,如果发生在青藏线上,加上海拔高度,就更为严峻了,当年为了修建青藏公路,冻土层的问题花了数十年来解决。一如萧红笔下的冬天,凛冽而顽强,刀锋般锐利,透着一股生命力。她在《呼兰河传》里写:“大地一到了这严寒的季节,一切都变了样,天空是灰色的,好像刮了大风之后,呈着一种混沌的气象,而且整天飞着清雪。人们走起路来是快的,嘴里边的呼吸,一遇到了严寒好像冒着烟似的。七匹马拉着一辆大车,在旷野上成串的一辆挨着一辆地跑,打着灯笼,甩着大鞭子,天空挂着三星。跑了两里路之后,马就冒汗了。再跑下去,这一批人马在冰天雪地里边竟热气腾腾的了。一直到太阳出来,进了栈房,那些马才停止了出汗。但是一停止了出汗,马毛立刻就上了霜。”

北方,寒冷、辽阔、方正、空旷,猛然谈起,缺憾不少,但深入其中,也不难发现它的温暖熨帖。在冷的烘托下,北方暖得更加炽热,值得我们去追寻、感受、留存。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张晶晶 摄影:责任编辑:赵雪婷审核:许梓楠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