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花落知多少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8-27浏览次数:11

啪——”枝头的花落了。

厚重的花瓣砸到水泥地上,花朵中间晕着鱼肚白,花蕊从中间恣意露出,四周是淡淡的紫色,漫到边际变得更为浓郁,饱满多汁的样子。隔窗望去,挺拔树干托起的大片花枝已生长到了阳台,似乎还在贪婪地伸展。

家门口的泡桐树开花了。并非像文章中所说的其他的花那样满院芬芳,空气中清清浅浅传来丝丝非比寻常的气息,也是袅袅的醉意。已是几十年的老树了,枝叶开得很是排场,一嘟噜一嘟噜的桐花垂下来,尤为惹眼。太阳当空,投下粼粼光斑,日光倾落,竟也真真切切恍惚了双眼,思绪万千,飘回了幼时故地。

那时我们都喜欢那棵校门前的树,看它雪满枝丫,看它花缀枝头,看它绿了叶又黄了果,它也是一棵泡桐树呢。初夏午后的风暖洋洋的,吹来的不仅有花香,还有一份质朴的青涩情谊。校门口的同学叽叽喳喳乱作一团,俯身拣起朵朵桐花,待日后做好书签,赠出最为精致的一支,那是离别的纪念。踏进五月,六月的毕业招呼我们大步向前。

快看快看,这朵可漂亮了,瓣儿里还有花纹呢,真好看!”

我这儿也有,我这儿也有!”

笑声张扬,穿破午后的安谧,我们精神抖擞,玩得开怀。桐花落了满地,铺成柔软的紫色毛毯,喇叭一样的花儿好像吹出了一支悠扬的乐曲。

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分别后的我们也曾相聚,一席之上,大家侃东侃西,目光交错处漾出了层层怀念,而勾起的嘴角却透着些许疏离。还是会慨叹那时的美好,但脚步不会停止,我们渐行渐远。偶尔想起花下嬉戏的我们,还是会笑呢。

夏日的风吹过窗台,又吹来记忆深处的熟悉味道,绕过指间,化为我的笔笔眷恋: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并肩坐在桐树下,

风在林梢鸟在叫,

桐树花落知多少。


新闻来源:机电工程学院 李亚楠摄影:责任编辑:赵忠琦审核:王虎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