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0-09浏览次数:10

来到这里之后,心就一直特别的安静。即使有时心绪激涌,仔细地听一听这蝉鸣声,心也会逐渐放下喧嚣的一切,重新回归安宁。

对,是安宁,不同于安静的是,安宁自带一份安全感,自带一份缓慢,自带一份午后阳光斜斜射进窗棂的慵懒。正是这份慵懒,让我在忙于工作忙于学习忙于未来烦躁之时,能够慢慢地调和自己,继续以热爱的心态面对着自己的责任与未来。

来到这里实习已经四天了,有时候就在想,就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也未必不快乐。这里的生活简单而有趣。每天早早起来梳洗吃饭,然后搬着自己的画具坐到一个安静到只有蝉鸣声吱吱作响的地方,和一群静默不语却心照不宣的人,用双眼和笔触记录这份安宁,再一起结伴围在一张桌子上,吃着菜,聊着未来的计划,工作学习之余也都是满满的快乐。在这个网络信号极差的地方,生活倒不像我之前想的那样无趣——傍晚吃过晚饭,我们拿上泡泡水挥出一个个硕大的泡泡和当地的邻家小孩嬉闹;或是就着夕阳,化身野孩子,拿着准备好的水枪,沿着崎岖的小路和半人高的草丛走到溪水旁感受不一样的清凉,玩累了,便找一处无人之所,搬来桌子和椅子聊天、玩纸牌游戏,或是看着对面那些在夜色中还要训练的艺考生辛苦作画,暗暗欣赏默不作声,一直到夜色已深才三三两两结伴散去。在这里的笑声是轻松又纯净的,不掺一丝压力与烦恼,这种简单又轻松的快乐与陪伴,在过去紧张的学习生活中几乎没有,于是便萌生了在这里多生活几天该有多好的念头。但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也算是一种逃避,对未来回校之后紧张又忙碌的生活的逃避,对未来朋友之间很难再像这样整整齐齐集体出动留下快乐回忆的现实的逃避。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要去完成,这里的生活也不过是我们记忆中美好的符号之一。

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说的就是这简单的趣味。清华园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而这里应是我们的“荷塘月色”吧。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段明明摄影:责任编辑:孙毓婕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