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深爱者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9-21浏览次数:73

比利时作家梅特林克曾言“有些人,看到第一根白发时,那种痛苦,远胜于莎翁的决斗,毒药和暗杀。”从此因自愿容颜枯槁而对未来失去希望,亦反觉世界向自己投来鄙夷的目光。

正值二八韶华之龄,内心澄澈的少女对眼前春光百般留恋,将其视作世界对自己青春的馈赠。而当同时同地,面对柳绿桃红草长莺飞的万里春光,历往人世艰苦的耄耋老者则更多生发“人事有代谢”的感怀喟叹,感到这是一种”满树海棠衬梨花的戏谑。

其实,年年岁岁花相似,尘世的轮回更迭,荣辱自古,周而复始。生命按照自然规律而繁衍,人世不因个人的喜乐而改变它最初的模样。“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生活未必理会个人的笑与哭, 也不会因人的喜乐而挪动一步它前进的步伐。

但如周国平所言:“同是在生活,而生命的品质却大相径庭。”生活在旧社会的孔乙已是不幸的,他所得到的笑声并不是他渴望的尊重。自命清高却撤谎扯皮的他从未想过怎样通过改变自己而后再去面向世界,好吃懒做,迂腐愚昧的旧知识分子完全丧失对生命的尊重。

缺乏对灵魂的深爱,也会以冷眼看世界。

其实要想得到生活反馈的笑脸与尊重,必须先以微笑的脸庞和一颗和善的心灵面对世界,但前提是必须先学会深爱自己,尊重自身的价值。

坡特拉《从头再来》中的父亲用一句“生活待我好不好我也不甚在意,反正我没那么挑剔”,给了那个战火烽烟的时代一阵睿智的回击。而历经尘世沧桑依旧淡定从容的一代名媛郑念,留给后世的是那副历尽苦难的咀嚼之后的倾世婉容。

也许生活有时漠视你的苦难与彷徨,忽视你竭尽全力想要展现在舞台上的绝唱,但请相信,我们不是为了“生活”而生活,而是为了“生命”而生活。尊重生活,也敬畏生命。

所以,即便有一天白发苍苍,而周围的人也渐浙忘却你昔日美颜。

但你依旧自信阳光,在镜前抚摸着头顶那团纯洁如雪的梨花,回味尽经沧桑后的淡雅与从容,在世界向你微笑之前,自己已乐得忘却一切忧愁。

有笑颜者必有深爱,有深爱者必有和气,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看必有婉容。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韩磊摄影:责任编辑:谢小雨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