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善良与羁绊——《一出好戏》与《小偷家族》影评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9-21浏览次数:148

今年的八月档竞争无比激烈,前有《西虹市首富》、《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围剿,后有《爱情公寓》、《一出好戏》穷追不舍。而今天想为大家介绍的是两部于极端环境下描写人性的电影,一部是《小偷家族》,一部是《一出好戏》。

首先来说《一出好戏》,其强大的演出阵容上映前便令人期待,张艺兴,舒淇,王迅,王宝强,黄渤,这又不禁让人担心黄渤初任导演的把控力。黄渤曾向媒体透露,早在2010年时便开始计划拍摄这部电影了。本来想将这个概念交给其他的导演,但后来还是决定亲自执导,构思八年,拍摄半年,后期一年。谈及创作原因,“表演对我已成了一个熟练工种,对我来说是挺没有意思的东西。我希望能回到茫然无知的状态里来,调动新的能量去学习,给你带来兴奋感。”黄渤为了这部电影接了大量的宣传通告,从《创造101》一直到《极限挑战》,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和资源来哺育他的孩子——《一出好戏》。作为一步一步从酒吧驻唱歌手走到金马影帝的他而言,当导演是一场巨大的挑战,他在电影上映前一度失眠,“观众会喜欢我的电影嘛?”

而国内知名度相对较少的《小偷家族》今年在日本以累计票房已突破40亿日元打败了同档期的《复仇者联盟》并一举夺得戛纳电影节最高奖——戛纳电影金像奖。谈到《小偷家族》的灵感,是枝裕和坦言是因自己曾经看过一则新闻,新闻讲述了有一户人家,家里所有人都是小偷,他们被逮捕的原因就在于不肯变卖那只偷来的钓鱼竿,“听到这里,我忽然想到,这一家人或许都十分喜爱钓鱼吧……我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幅父母亲与孩子正在用偷来的鱼竿钓鱼的画面。”作为一个日本原创剧本电影人,是枝裕和的生活经历很大程度影响了他的电影风格,他将镜头对准家庭下的关系,由“电影人”变成“电影匠人”,“若要坚持独创,就必须学会忍受贫穷”是枝裕和如是说。在好莱坞式强情绪渲染模式浪潮下,是枝裕和一直是那个坚守自己风格的“贫穷导演”。

谈及剧情,《一出好戏》将世界划定在一个小岛上。一家公司举行团建,一起向大海的深处探索,却突遭陨石坠海,所有公司成员被困于荒岛。员工马进一直身处社会的底层,发现自己中了5000万大奖,他一心想要回去兑奖改变命运。可是受环境所迫,所有人不得不留在荒岛捡拾物资来生存,在一切秩序都被打破的岛上,期间出现了几个利益集团,浓缩了人类的发展历史。司机小王因为过人的身体素质与探索能力被推举成了领袖,这侧面象征了原始社会凭能力为王的野蛮状态,这是一种奴隶社会。同时小王对团队进行了简单粗放的管理,以强权要求所有人劳动,同时按劳分配,一旦不合小王心意就会被惩罚。作为文明社会中的领导者,张总不甘心一直被小王以对待猴子般简单的手段支配,在暗中找到了一艘被破坏的大船后与充沛的物资后,他发动起义带走了约半数的人重新建立根据地。此时,文明演变成了部落式的封建社会,他发行货币——扑克牌,同时附加商业逻辑进行物资交换,成为了自己领地里真正的皇帝。在重返大陆未果后,马进痛定思痛,带领小兴以天降鱼群的原始积累重新加入到张总与小王的竞争,并诱发了一出张总阵营与小王阵营的抢物资大战。在大战的末尾,马进站出来发表了一番演讲,给予了所有人回大陆的希望——即精神需要,局势再次扭转,所有人共同合作为了回家而努力。此时马进理所应当的成为了类似于教皇般的人物,再一次拥有了全部的资源。在一切稳定后,马进又发现了真正能拯救他们回大陆的游船,是重返大陆当个失败者还是继续在岛上欺骗大家,马进和小兴面临选择……

而小偷家族也将场景放在了很小的地方,一家五口过着紧张的生活,奶奶拿着微薄的退休金过日子,爸爸在工地上做临时工挣钱,妈妈在洗衣房打零工度日,弟弟时不时去商店里顺手签羊补贴家用,姐姐从事风俗业维持生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从一个扭曲的家庭捡回了一个妹妹。即使日子无比紧张,每天只能吃青菜,一家六口人彼此打趣又彼此相依,是一起去海边玩耍时脸上的笑意,是一起在房子里雨天听烟花时的惊喜,淡淡的人情味不刻意的渲染了出来。影片的中段又开始强转折,随着奶奶的逝世,弟弟偷盗被抓,这个家庭组成的真相被层层撕开。奶奶是被前夫抛弃后搬到屋子里住,妈妈原来是风俗业的从业者,而爸爸帮助妈妈自卫杀死了她的前夫,弟弟是在赌博店外捡来的,姐姐是被原家庭轻视后佯装去澳洲留学,实则从事风俗业再不回家。这一大家子人,竟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而层层真相被无情的撕开,不由得让人怀疑他们表现出的那份亲情是否真实。奶奶死后,爸爸妈妈的行为是开心的拿出奶奶藏的钱,弟弟被抓后,一大家子人想的是怎么逃跑继续生活。在所有人被抓后,这个家庭分崩离析,他们又会走向何方……

这两部电影的侧重点虽然不同,但都深刻的表现了人性的多变。是孤岛上面对有限的物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建,是面对资源的欲望,是对于爱情的醒悟;是面对恶劣社会生存状态的彼此温暖,是遇到危险时的保全自身。和而不同,人性复杂。

本身两部电影可以体现的更加残忍,像小说《蝇王》中荒岛上的竞争演变所上演的厮杀,以及片中马进可以彻底为了自己的生存牺牲其他所有人独自回家。而小偷家族也可以为所有的家庭成员安排得知真相后剧烈的改变,如弟弟明白旧家庭无法提供自己想要的生活后彻底和原来的爸爸断绝联系,妈妈不为爸爸的埋尸背负责任等等。固然这样的设计可以使剧情脱离合家欢,使故事里的人物逐步真正的走向深渊,使剧情更有张力。可令人欣慰的是,电影外的两位导演并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使故事最终体现了温暖的回归。于是这份温暖不仅仅停留在故事里,让两位导演成为了生活戏中最真实的演员,身体力行的体现着善良与羁绊。

黄渤并不是没有看过真正的黑暗,他从社会的底层出发走到今天见过了太多,他最终的选择体现着他态度中的温暖——永远相信人性中温暖的回归。《芳华》曾有一句台词:“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而黄渤正贯彻着这句话。

是枝裕和是拍摄纪录片出身的导演,他在镜头下的人间疾苦看到的不比黄渤少。可是他最终选择让故事如此发展:弟弟是为了妹妹以后不学偷盗而主动被抓,爸爸教弟弟偷盗是因为除了这个他不会其他技能,妈妈救妹妹只是不想让她不再受虐待,姐姐因为一个拥抱的温暖爱上了一个哑巴。弟弟在公交车上默默喊出一直说不出口的“爸爸”,奶奶在海边遮住老人斑对家里人说谢谢,妈妈担心爸爸的前科而独自承担罪责。人是多面的,自私自利的部分是真实的,人与人之间难以割舍的关爱也是真实的。也正是这份温柔透过屏幕,让每个观众回味无穷。在日本地区打败《复仇者联盟》特效的不是强号召力的明星,而是最简单的一份感同身受。

两部电影的拍摄手法各有特点,一出好戏的故事调动很具有商业片的特色,其巧妙的运镜为其加分不少,令人深刻的是一出舱内追捕“精神病”的戏码,旋转镜头仿佛在诉说“精神病”真的有问题吗?而小偷家族使用了冷峻的镜头,点点滴滴的放大着人物,有一点纪录片的味道,以至于散场的时候不少人都会发出“怎么这样”的感慨。而这两种手法代表着西方式的商业通俗与日式传统的简约风,虽格调不同,却都捕捉到了社会中的那份荒诞,以及善良与爱在闪光时的璀璨。

脱离电影本身,走向生活。复杂的社会铸构了不同的表现,多样的表现来自于人内心的抉择。固然时有惊雷,亦或暴雨使人彻骨冰冷,可真实的力量藏在烘烤时那份期待晴天的心情里。请不要将心中的那束阳光,埋藏于山谷,而是应传达那份温度,开出他人心中的花。也许相信善良本身,就是一束阳光。


新闻来源:大学生传媒中心 张然摄影:责任编辑:卢进丽审核:李秀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