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感存真,色感存伪——从史地纬度谈回龙窝历史文化街区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10-12浏览次数:63

道路斗转,巷子掩映,踏足回龙窝的那一刻,心就由不得的安静下来。这里不像蓬莱,没有历史虚无主义的精神花园,没有叠石成山的造作,也没有商业烟火笼罩的压抑。却真实的感受到建筑群落给人的文化厚重感,仿佛在方寸的进落中注入天地观,在乾坤中找到了人的位置,加之斑驳色彩点缀其中,修竹的视觉隔断,桃树在街口探头与阳光眉来眼去,盆栽栽盆盆,砖砌砌砖砖,历史的厚重感在混凝土和清水砖中恣溢出来,忘情的展示着城市脉络中历史街区独有的魅力。

回龙窝在周折的三百余年中依然保留着青砖灰瓦的总体构造,建筑的质感就像是建筑的服装,在残砖剩瓦里珍惜时间的累顿,这是岁月驻足的痕迹,光阴大可让一砖一瓦在蹉跎后化为灰烬,但是拥有了时间的同时缺少空间的现状显然是当代数数历史文化区的通病,要么造型狂张,浮华掠影;或是过于娇羞,拥有好的基础却白白浪费了;亦有故弄玄虚者,打着文化的旗号,行败弄之实,让人叹惋……例子举不胜举,却鲜有成者,反倒是像助纣为虐,前赴后继的古镇、文城落地,却不晓得磨碎了脚跟才步上的后尘,早已经违背了文脉的规律。

还好回龙窝没有,留白天地宽,区衔区成景,片琐片成趣,让思想自然的将它充满。不禁暗自点头,用事物的元素代表事物,而不是全盘托出,此招妙哉。

堂屋间多为胡同道,高耸的墙壁上镂空的花纹重在表现空间与视觉的相互渗透关系,隔而不断,交相成趣,视线兜兜转转,步伐平平搓搓,瓦楞在阳光的辉映下透出灰质,空灵和寂寞之感一下子涌了上来,霎时间摸不清猜不透的是身处何世,百余年前有无同余者,同脚步,同思灼,同行在这半巷胡同里。忽闻得同伴振臂高呼,朦胧的视线瞬间聚焦起来,是城墙博物馆。

博物馆初看并不怪张,清混的单体建筑和回廊式的庭院简单组合与外围古城的风貌完美的结合堪称典范,同为展览馆类目的清水混凝土建筑,城博不同于平等院文藏馆那般隐匿避世;也不同于京都府立陶板名画庭那样棱角分明。两层的展厅以街道为轴,上下分居,一层是一个挑空空间,视觉动线不自主的上下穿梭,值得一提的是约摸6米的挑空并没有使用人造光源,而是在顶廊和墙壁两侧分别设计有大面积的玻璃开窗,光线凝聚成束,从四面八方打过来,加之于混凝土良好的折光能力,让整个堂厅都神气了不少。从上层拾级而下,移步向前,视线渐渐开阔起来,历史展览长墙映入眼帘,上方平行置有5个连环的矩形玻璃开窗,恰逢初午,阳光正烈,光束划破空间,呈凌云之势,辅以灯带完成视觉白平衡,在砖块突兀的量体感间,灰尘在流体中飘忽上下,斑驳与时间的厚重感笼罩了整个颅腔,这是建筑内部质感的体现,用最具有冲击力的语言在视觉上俘获观览人的五官。

然而设计师与策展人的细节雕琢还远不止如此,来到庭院,“几”字型的空间构造将混凝土严肃庄重的感觉塑造传神。平面的肌理同样颇有考究,型如卡洛·斯卡帕的olivetti那般,设计师用类似层叠的构造在地面上营造出一方水景,取意为历史聚落房檐层层砌砌,文化流传水渊自远。地下一层面对眺望长台,左手边的景观墙更是点睛之笔,腐殖土薄层覆盖在大角度的坡面墙上,上方引入雨水管道让腐殖土墙面自然浇灌润湿,水流自上而下,润物细无声,没有山林,钟鼎的压力人是抗不住的,所以绿色总给人以无端的生机感,大肆迸发,撕裂空间,觉得那是美的,那混凝土似乎在不经意的瞬间开始有了气息,俯仰之间,已为陈述。不论是枯枝、蘑菇、或是鲜绿色的丫儿、黏密的蛛网,在墙面上都增趣百倍,抚摸上去,静静屏住呼吸,周遭的空间莫名产生律动,这是一种空间与时间的互动,更为珍贵醉人。

不知何时已然归期,还望下次和爱的人,故地重游。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段成璧摄影:责任编辑:谢小雨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