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所起,一往而深——论爱国情的形成和发展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1-18浏览次数:14

汤显祖在《牡丹亭》中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形容丽娘这一有情人。而今天在这里,我想化用他这句话,以“情之所起,一往而深”寄予爱国之情感。在我看来,不同于汤显祖笔下的不知所起、朦朦胧胧的爱情,就爱国情的形成和发展来说,是有其规律和痕迹所寻的,而并非突兀的、不知来处、不问归路的感情。

就其产生来说,《战国策·西周》中有云:“周君岂能无爱国哉!”这是文献中最早的纪载了。但很明显,当时的爱国情感与今天我们所说的“爱国”又有所不同。封建社会时期,在高度中央集权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下,“爱国”与其说是热爱国家,不如说是忠君思想。忠君者,以国为家,强烈的家国同构思想是当时社会的主流,强行限制了爱国情感意义的拓展。然则,虽说当时爱国情感尚未达到当今时代爱国情的高度和广度,但在时代背景下,其爱国情感已经有一定深度了。在以忠君思想为核心的爱国情感的熏染下,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爱国人士,塑造了一代又一代的护国英雄。有北抗匈奴的霍去病,有投江汨罗的屈原,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壮志豪情,也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悲痛欲绝……无论是哪个朝代,无论是胜或败,爱国之情不曾变,护国之情不曾改。这就是特定时代背景下,忠君爱国的热忱之情,无怨亦无悔。

而另一方面,除却忠君这一核心,封建时期的爱国情感还有一个特点——以“家—家乡—家国”为关联,将爱小家之情寄托于护大家之愿上,使家与国同化。这点就是如上所说的“家国同构”。也就是说,从这一方面来看,封建时期的爱国情在古民的眼中不过是“保家”,还未成达到“爱国”的程度。在这一思想下,虽然仍未产生浓厚的,以国为核心的爱国情谊,但行为上已然初具爱国之行为。就这一点,已经值得大家欣慰。

当然,爱国情是逐步凝结的,具有延续性。岁月更替、沧海轮转,以忠君为核心的爱国情也跟随时代变换,而不断深入发展。如抗日战争时期,外族侵略、民族危亡的时代背景下,中华人民的爱国情从被动转为主动,自发形成了近代以保家卫国为当前任务和首要任务的爱国情感。如鲁迅先生弃医从文、以笔做伐、字字珠玑,字里行间尽显一片赤子爱国心。而随着爱国情的进一步深化,当代更是形成了今天我们所提倡的“爱祖国就是爱社会,要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构建和谐社会”的现阶段爱国情。如不求雕梁画栋,只愿绽放在高山砾石间的钟杨;如以血肉挡住危险,无惧坠入深渊的排雷战士杜富国;如侠隐于世,见义而勇,豪情正义的退伍军人吕保民……各行各业,爱国人士济济。但无论如何变化,无论是何时代的爱国情,其爱国热忱深入人民内心的趋势并无所改变。

同样的,爱国情也具有普遍性,异国不外乎如是。如愤慨于老友参加侵略战争,而断然与之绝交的安徒生;如不慕荣誉、淡然物外、投身科研、为国奉献的居里夫人;如以“把我的心脏带回祖国去”为遗愿的肖邦……无论是在哪片土地上,无论受哪方水土养育,爱国情都是共通的。

然而现阶段,在部分地区、人群中,历史虚无主义盛行,这对于国家秩序的维持、国家稳步的发展都构成了一定威胁。也就是说,在爱国情大肆宣传的今天,仍有“漏网之鱼”,以自视正确的行为违背着历史的规律,阻碍着社会的发展。这也就要求社会加强对爱国主义教育的宣传,使其入脑入心,真真做到国是天下国。

情起,则一往而深。我们自屈原《离骚》“陟陛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中体会离国之殇;自吕坤“瞒人之事弗为,害人之心弗存,有益国家之事虽死弗避”中体会护国之乐。对国,我们情深不悔,以热爱抵挡岁月漫长。

爱国是一种信仰,是我们朴实感情的直接扩充,它以其特有的感染力和感召力,使我们热爱乃至深爱。自此,爱国情延续并发展。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刘艳萍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