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大的秋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1-20浏览次数:11

当她第三次出现在我眼前,步履蹒跚,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一旁看书的学生。一身黄色的外套,上面显著的写着环卫二字,大而明显,发亮的字体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有些刺眼,我没再等待迟疑,而是径直走上前,王阿姨,休息会儿呗?
    先让我简单的介绍下王阿姨,我并不知道她的本名,只知道她姓王,是矿大的一名普通的环卫工人,不高的个子,略略发福的身材,一头灰白的头发,覆盖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皱纹之下是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隐藏在那不大的镜框后面,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臃肿,但她手里常年持着的扫把并不能隐藏她有力的双手,她略显弯曲的后背预示着她艰苦的工作对她日积月累的影响。而不知不觉中,我来到矿大已经一年多了,而我和王阿姨的相识还是在那一个冷清的凌晨。
     因为工作原因,我很早的来到了学校东门等待计程车,那时时间才过5点半,我站在东门的广场的石头上,百无聊赖的望着门外的车来车往,心里期望着能有一辆打着空车牌的计程车从我面前经过。正当我无神的观望的时候,身边一个声音响起:同学,你站着那边很危险,下来吧。我循声望去,是王阿姨,她苍老的样子让我有一丝反感,但我还是照她的话走了下来,倚着铁门看着路,不时还偷偷瞟一眼一旁的她。她穿着那件黄色的外套,手里拄着一条长长的扫把,整个人前倾,似乎全身站立的力量都依靠那根扫把似的。落叶在她的扫把下像一群听话的孩子,很快的聚集在一起,她来回地走动着,不时会有新的落叶落下,而她却乐此不疲地来回穿梭。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话匣,经过一番交流后,我知道了她的身份,也知道了她的职责。本着对环卫工人崇高的敬意,之前的不悦也早已烟消云散。
     自从那以后,我时常在早晨去往图书馆的路上看见她,她也总是穿着那件亮眼的外套,让我能在人群中一眼锁定她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没有主动和她再说过话,兴许是腼腆的性格所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某个清晨。
     当我如往常一样前往东门时,出乎意料的,我并没看见那个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地的落叶,和曾经不变的街道。后来慢慢地四处打听才知道王阿姨因为上了年纪已经退休了,再寻下去也是一无所获了。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除了失落再无它感,当一个人从生活中消失时,无论她到底对我曾经有多大的影响。当知道她不会再在东门清理地上的落叶时,当东门的落叶慢慢堆积成堆时,再无人弯着腰勤劳的打扫他们,当秋天的风再次吹奏在矿大校园的每一处时,王阿姨也随着那阵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了。
     寒来暑往,矿大的秋总在到来和离去间不断转换,睹物思人,于我而言,矿大的秋已经和王阿姨的存在密不可分,当年老一辈的人们一个个退休,消失在热闹的校园,又有谁能记得他们的存在,他们曾经为校园付出的每一分努力又该如何被记住?也许正如这短暂而寒冷的秋天一般,永远地被深埋在每一个记住他们人的心里了。只不过当每一年的秋风再起时,我都会记起那弯曲的腰背,那刺眼的黄卫衣,那醒目的环卫二字罢了。可我由衷的希望,王阿姨的退休生活能快乐,当矿大的秋再次来临时,能再见她一眼,哪怕只是回校逛逛……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杨宁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