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法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2-04浏览次数:11

    不是善的人总被欺负,也不是恶的人总占便宜,而是坚定的人行得坦荡,懦弱的人在左顾右盼、时刻惴惴不安。 ——题记

你要是问我人应该怎么活,我说不出来。我常处在内心与行为不自恰的无止境的纠结之中,无奈自己想干的或不想干的事,与得干或是不许干的事总是有着微妙的差别。叫我怎么选呢?选内心想做的吗?选父母、老师或者其他人期待我选的吗?似乎不论怎样选都会叫自己付出代价,不过是有的来的快些,而有的慢些。

因此在这部小说中我唯一同情的——是阿米尔。他为了自己渴求父亲给予哪怕微不足道的关注,不顾一切地想要在风筝比赛中取得值得骄傲的成绩。他自知怯懦——他一直这么承认的,但这次他在尝试勇敢、也尝试迁就,他放弃幻想父亲有朝一日能够接受自己擅长的写作,去奔跑、去战斗,即使手上布满玻璃碎留下的伤痕,也竭尽全力去迎合父亲的期待。他为了一个怀抱而已。

他错了吗?他错了。

他错在被幻想中得到安逸生活的欲望蒙蔽了双眼,假装看不见自己忠实伙伴的苦痛,错在逃避自己的错误,而无法避免地一错再错。他是怯懦的,是的,不仅有我们拿着书的从上帝视角愤怒地读故事的人,谴责他是懦夫,他受到了惩罚。长达26年的纠结与自我怀疑。

他问:“我凭什么去指责别人的过去?”

他说:“我生命中有过这么多幸福美好的事情,我寻思自己哪点配得上这些。”

当他最后回到故乡,被阿塞夫揍得体无完肤甚至自己都不清楚有多糟糕,他止不住地狂笑,即使这笑牵动着下巴、喉咙、肋骨叫人疼痛难忍,他止不住地狂笑,为自己终于还了债,为自己心病的痊愈,他止不住地狂笑。

债还是要还,那些长久的自我折磨不过是拖欠的利息罢了。

你要是问我人应该怎么活,我说不出来。这个故事最残忍的地方就在于,当人们坚定地把自己的内心所想付诸实践,得到的结局似乎都不尽人意。哈桑一生做着忠实的仆人,他像一匹逆来顺受的老马,“眼前飘来一道鞭影,它抬起头往往前面”,却能面对强敌为了阿米尔举起弹弓。而最后的结局,是为了守护主人的房子被手枪击毙,连唯一的儿子也命运似的免不了被仇人再次侮辱。父亲一生坚定地做着自己坚持的事,但晚年流落异国、疾病缠身,最终连自己亲手建造的育孤院被塔利班拆毁。阿米尔则是在年少的一意孤行中背叛了朋友,在中年下定决心尝试做个好人的时候被揍得面目全非。讽刺的是,在阿米尔处在内心煎熬,压抑自己的那段时光,却是他活的最顺遂、最安逸的。

人间仿佛炼狱,每个人被命运作弄,活得遍体鳞伤。

你要是问我人应该怎么活,现在的我还说不出来。但在苦难中熬着的人们肩并着肩,勉强熬着的人帮一帮那些熬不下去而崩溃了的,这样就是一生。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姚一澜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