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着灯寻找黑夜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2-04浏览次数:440

    我提着一盏昏黄的油灯,于这僻静深邃的夜下行走。

脚下是冰凉的青石街道,在这凛冽的夜中显得尤为刺痛砭人。我虽穿着双厚重的长筒靴,竟也能感受到匍匐于地上的凉意。“今天的夜确是很冷的。”我默默想道。青石的街道晕染开来,竟蔓延到了地平线下我看不到的地方,仿佛无穷尽。

而突又有一鬼魂飘忽到了我的前上方,我将脖子仰起,很勉强地与他对视。鬼魂“桀桀”地笑,以极其嘶哑的声音问道:“你在找寻些什么?”我蓦地一惊,一鬼魂何以知晓我且在寻觅。但我终是幽幽地叹了一声,道:“黑夜。”

 “你果是与那些人不一样的。但就凭你还是找不到黑夜的。你知道黑夜在哪里吗?那是一个无天无地之所。本你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但所幸你是提着灯的。”

他诡异地一笑,而后消失。

我继续提着我的灯寻找黑夜,于这万物都黑尽了的夜里。我其实不清楚黑夜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有个声音让我去寻找,我便荒废了我的一生去寻找这极有可能不存在的黑夜。我继续着我那前行,直到有一朝冰冷地在街道上孤身死去。

我至死未能寻找到那空虚茫茫的黑夜,而我的灯却未曾熄灭。

我于濒死之际依稀回忆起乞丐的嘲弄,狗的鄙夷,蚁的怜悯。但我已无力挥手向它们击去,所以我只能无力地笑了一笑,而这清澈的笑声中又包含了太多的狷狂与放肆。我抽搐着死去,尸体渐渐腐败,任乞丐践踏,任狗撕咬,任蚁搬运。最终这尸体化为了黄埃与尘土,被未名的风给吹走,于这黑洞洞的苍穹之下。

而我的灯却依然亮着,虽已不如之前,却亦有丝缕暗暗的光缠绕着,阴沉地盘在古朴的灯身之上。那灯身时而浮现出一张狰狞的鬼脸,青面獠牙,“呜呜”地笑着。这笑如斯怪异却更似婴儿的啼哭声,但听清了确是一种到了极致的嘲笑声。

终在一个无风无月的黑夜之中,那盏油灯熄灭,于是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一片空洞的宇宙。

那飘散逐离许久的尘土找寻到了属于它的黑夜。

这是黑了之后的黑。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张凌荣 刘可嘉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