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口供》的勇气——读王家新《为凤凰寻找栖所——现代诗歌论集》有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12-11浏览次数:362

恰于今早翻看笔记发现早年写得论述一篇,于是颇受触动,再品,乃有此文。——题记

“只有敢于正视人自身弱点的思想家才是真正伟大的思想家,也只有敢于表现人自身弱点的诗人才是伟大的诗人。”这是闻一多先生自述的勇气,而我认为《口供》的勇气远不止于此。

闻一多提到了大海,这是勇气也是英气,它或许是用到《口供》里最经典、最贴切的意象。作为那个时代里唯一免于隐藏,永恒不变的东西,人们都愿意且恳切希望着拥抱大海,拥抱有被拥抱的质感的大海。

由大海宕开去,闻一多的勇气也体现在一帧帧由大海牵动的镜头里。过去的格律诗若是谈到思考不外乎流水、高山,而闻一多突破了这些多数空洞、少数苍白的意象,用青松、大海着以“鸦背驮着夕阳”,向世界宣告新诗格律的到来。这些少有人问津的搭配或许给予了新诗发迹的源泉。

他更大的勇气还在于其“现代性”的自觉。“苍蝇似的思想,垃圾桶里爬”,这令人想到了那种波德莱尔式的“审美冒犯”,它挑衅着公众的审美趣味和对诗的习惯性认知,也完全颠覆了人们对诗意和诗人形象的期待。

闻一多的最大的勇气还是用阴暗与光明交织体现一种更加光明与另一种更加阴暗。鸦背驮着夕阳,不正是录着口供的你不愿黑暗到来?黄昏里织满了蝙蝠的翅膀,不正是人间地狱中一个个革命家不愿意世界永无光明?乌鸦是黑暗,蝙蝠是黑暗,可时代改变后,光明应记得当初不被理解的不是异类是通往前途的曲折。高山多光明,英雄多光亮,可我“爱”的是无奈的光明,是阴暗中的自我憧憬与乐观精神。可以凭诗人身份做个闻一多,他怎会去贪恋做坚毅过“菊花”的英雄,质问“你怕不怕”,自嘲我“垃圾桶里爬”?

再品《口供》,少了份对闻一多创作激情的讶异,多了份对艺术的普世价值的崇敬。诗人可以有“再别康桥”的浪漫,更可以有自问自省的勇气,说网络时代不需要诗人的,是愚昧的,没有多少博文可以比含蓄的诗歌更有打击力度,更能触发思绪,更没有写诗就脱离生活一说。有勇气写自己的诗的必是对生活有话可说的。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 钱烨雷摄影:责任编辑:李亮审核:张庆春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