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海归】让学术基因在血液里流淌

——记化工学院樊星副教授
发布者:刘勇发布时间:2017-02-21浏览次数:4249


以第一/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20篇,2篇文章入选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高被引论文,主持3项国家基金科研项目、2项省部级项目,出版学术专著3本,担任《Nano Energy》等10余个刊物的审稿人……

这是一个留学6年,入职5年的海归,化工学院樊星副教授的成果。

从刚来时的迷茫到现在全面融入,樊星的发展着实让人眼前一亮。而数据的背后,是他心无旁骛的不懈努力和付出。

他说,“科学研究需要耐得住寂寞,只是为了那份学术和研究的乐趣,让学术基因在我血液里流淌。”


“别人家的孩子”

1978年,樊星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安徽省重点中学教师,母亲是报社职员,家庭教育非常严格但也很有技巧。

樊星从小就成为邻居口中艳羡的“别人家的孩子”,四岁就能识文断字,常安静地独自阅读文学作品、《科技画报》等。当然,他也很贪玩,踢足球、玩轮滑、下围棋、拆装家中电器。

高考前夕,樊星因突出的成绩,曾有免试保送某著名高校的机会,但是他主动放弃了。他坚决地表示,“既然要读大学,就得读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学!”而当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连续三年在安徽省的分数线均超过北大清华。

高考时,17岁的他,以全市第五名的成绩,如愿考入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就读5年制的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之所以选择该专业,他解释道,“当时,社会舆论都表示21世纪将是新材料、生物的新世纪,而我也比较喜欢谈理想。”

来到大学之后,樊星看到身边云集了全国的“尖子生”,一度感到压力很大。但是他很快便调整状态,以更加饱满的精神,过起了“苦行僧”的日子,每天都是“教室(实验室)—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即使在周末也坚持去学习。

本科毕业时,“工作移民加拿大”是一个流行的词汇,樊星对此也有所考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去了北京新东方学校。在雅思辅导班上,他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人群,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碰撞让他重新考虑未来的选择。“他们很多时候想的是出国赚钱,但是我从不把钱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感觉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让我变得跟他们一样我不甘心。所以,尽管我上了雅思班,但最终考的是GRE。”

一年后,樊星以专业第二名的成绩再次回到中科大,就读材料学硕士。“回归到母校,就感觉回到了主流价值观中,在这里能够踏实安静地做研究,激发想象力,感觉真好。”樊星笑着说。

在研究生阶段,他依旧爱捣鼓、爱钻研。研一时,还曾做客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讲述如何巧分垃圾。2004年毕业时,他发表了2篇SCI论文。

之后,樊星凭借GRE和托福成绩,获得三所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经过比较后,他选择了分析化学排名前20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学校,并改读分析化学专业。

转变需要很大的勇气。樊星说,“我是个喜欢挑战、愿意尝试新事物的人,无论是什么事情,就算是我从未涉足的领域,我都不惮去努力一番。”

“由于路易斯安那州仍保留着法国属地上层社会的遗风,学校要求相对宽松,对于论文也没有任何要求,所以我就有些松懈,毕业时才发表了3篇SCI论文。”樊星略显惭愧和懊恼地说。

“百善孝为先”。2010年底,樊星博士毕业,原本他也想留在美国继续攻读博士后,或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发展,但考虑到就近照顾家中年迈父母,就义无反顾地选择回国,选择来到了中国矿业大学。

“当时就只知道学校不错,江苏省排第三。而学校人事处的工作细致入微,让我很感动。当时学校发的面试通知被邮箱系统放置到垃圾邮件中,人事处老师辗转多处联系到我,问我来校的意愿。且在正式入职前,人事处也提前给我安排好住宿,让我无后顾之忧。”樊星感激地说道。


煤化工领域的新星

科学需要忘我的献身精神和严谨的治学态度。樊星入职后,结合学校学科特色,在学院领导的建议下,加入了重质碳资源化学科研团队,凭着一股献身科学的精神,在煤化工领域的研究方向上崭露头角。

他介绍道,目前他主要从分析方法学的角度上探索复杂有机体系中的奥秘,具体从事质谱离子化技术、煤的精细分离与分析等研究。“我喜欢分析化学,尤其是觉得分析仪器非常有意思。在研究方面,相比较纯粹的理论推导,我更坚信自己分析出来的结果。”

对于最新展示的分析仪器,樊星常常爱不释手。他说,做分析化学的人更像工程师,复杂仪器的运转经常会出现不稳定甚至报错,你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判断并解决问题。分析仪器的创新会不仅仅限于化学上的突破,还会引领其他学科的发展。现在生物学科那么兴旺,跟80年代的若干项分析技术突破是分不开的。

谈及分析化学与煤化工的学科交叉及发展趋势,樊星如数家珍地说,“目前我国对于煤炭的研究还比较粗放。过去常常用元分、红外、核磁或X射线衍射等方法,获得煤的元素、官能团、碳分布等宏观的信息。而要实现煤化工产业的精细化发展,你必须从分子层面上知晓你的研究对象。我们借助于先进的分析方法和技术,充分了解不同煤阶及产地原煤的分子特性,从而给煤的化学转化制备高附加值产品提供理论基础和更为合理的解决方案。” 

“此外,可以对煤转化的过程进行在线分析。如催化转化过程中的反应实时监控,从而优化反应的温度、压力、催化剂等参数,实现煤精细转化的目标。”樊星说。

目前,樊星从事的这些还只是理论和小试阶段,但他坚定地表示,“突破传统视野的局限,我们的工作将引领煤定向转化的研究和技术开发,因此有很广阔的市场运用前景。”

除了丰硕的研究成果,樊星还担任了SCI国际学术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alytical Chemistry》的客座主编,和Nano Energy、Trends in Analytical Chemistry、Fuel、Fuel Processing Technology、Energy Fuels等10余种SCI期刊的审稿人。此外,他还积极参与企业合作,并在我国高速铁路新材料的开发上有所突破,获得了省级工业新产品认证。

这些成绩的取得,绝非运气使然。而是凭借着樊星的快节奏、高效率和高强度。他几乎天天泡在办公室和实验室。晚上,常常是陪完孩子后再工作到凌晨。他说,“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是研究效率最高的时候。”

樊星也略有惭愧地表示,“希望能在论文发表保证量的同时,在影响力上做到有所提高和突破。”

在成长道路上,樊星的内心充满了感恩,“没有课题组师生先前的工作积累,我不可能快速融入矿大煤化工的研究领域。”


学生成长的守望者

“作为一名教师,人才培养是关键,参与学生的成长,才是教师的快乐之源。”樊星常常说,“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教育理念,也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主要是敬业、付出和以身作则。”

 樊星承担了“大学化学”、“化学品的分离鉴定与仪器分析”等课程。他表示,对于站稳讲台自己原先有些忐忑,在学院同事尤其是老教师的帮助下,自己不断提高了教学水平。

为了上好每一堂课,樊星总是会花很大的功夫去广泛收集资料、整理素材、认真准备讲稿和教案,并注意研究和推敲,尤其是将学科前沿与科研成果融入教学中。他说,“一定要让学生学习到前沿的知识,而且讲述科研里的最新成果非常有意思。”

在课堂上,樊星注重与学生交流互动,以问题为导向,循循善诱地启发学生独自思考,也常常恰当运用一些生活事例,将抽象复杂的教学内容以生动而饶有趣味的形式表现出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例如,在讲分离方法时,他以屠呦呦分离青蒿素为例,阐释当时在没有液相色谱的条件下,获得数据的艰巨性。

樊星连续担任了本科生班主任工作,他认真负责,注重与学生沟通,经常性地走访宿舍,参与学生班会,对于学业困难的学生常常苦口婆心地进行劝说。他说,“我就是班级的一份子”。

化工2011-3班王楚凡说,“班主任樊老师给班级内的同学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他时常与我们分享自己的学习经历,并帮助我们规划大学生活。樊老师平时科研繁忙,但是他依旧抽出时间,经常性地向班长询问同学情况,临近考试周时还会单独组织班会或走访寝室。所以班级成绩一直在专业前列,班级毕业时拿到了全专业一半的保研名额。”

化工2011-3班于亚如说,“临近毕业,不同的同学选择了工作或继续深造,樊老师给继续深造的同学就选择学校和专业给出了中肯的建议,并帮助同学联系导师。他还给找工作的同学推荐了自己所熟悉且适合就业的企业,让临近毕业的同学少走了很多的弯路。”

为了带动本科生参与科学研究,樊星还热心指导大学生开展科研训练项目。他常常利用节假日和休息时间教学生查阅资料、实验操作、数据分析,使学生在科研氛围中体验和感悟科学研究精神,促进科研素养和能力的养成。在他的指导下,多名本科生发表了学术论文, 3位本科毕业生的学士论文获得江苏省优秀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樊星对指导的硕士研究生严格要求,要求他们大量阅读英文文献,同时在每周组会上讲述一篇英文文献,鼓励并资助每一位研究生参加各种学术会议,悉心指导他们做实验。他指导的研究生中每年都有获得国家奖学金的,且毕业时均有SCI论文发表。

研究生夏军柳说,“刚开始接触论文写作时常常会遇到问题和犯许多低级错误,但是樊老师依旧很耐心地帮助我们修改论文,从初稿到论文被接收,中途往往要修改不下十遍,樊老师常常修改论文到晚上12点,他对待科研一丝不苟地的态度也影响了周围的学生。”


席慕容曾说:“每一条走过的路都有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

出于对学术研究的一份“痴”和“闯”,如今,樊星又克服家庭诸多困难,奔赴全世界质谱研究的中心——美国普渡大学访学一年。“做一个学术上的行者”,成为樊星对自我的永恒期待。


新闻来源:新闻中心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