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匠心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11-09浏览次数:13

《说文解字》中道:“匠,木工也。从匚从斤。斤,所以作器也。”自古典籍中便对匠有了定义,开始是木匠,后延伸到各种工种。当今社会宣扬“工匠精神”后,匠心又在公众舆论中火热了起来。在社会浮躁上扬的趋势中,这是一种积极的氛围,亦是一种遗憾的缺失:当一种事物被世人大声疾呼时,那么它就是被这个时代诉求的。

我的父亲善绘画手工,我儿时时常看他手下游走的笔尖抑或是工具,时而一停一顿,时而蜿蜒流畅。他的做工、画工极其精致。即使工期将近,即使做错做坏,他依然一言不发,速度不疾不徐,目睹父亲手作的情景给了我的内心莫大的鼓舞,每当我在“大难临头”时都能回忆起他那份心如止水,仿佛有一种稳健的力量拉起我:慢慢来,绝对不会有问题。

长大后我顺从本心,选择设计作为专业,在世人看来也许对于这门天马行空的学科来说,用循规蹈矩、平庸呆滞的“匠”来形容设计仿佛是一种贬低,自古以来人们就对才气与匠气就划分了高下,如常言道:“匠气有余,灵气不足。”然而匠气易达,匠心难求,同样是“匠”,当我真正深入设计时,发现设计的“灵气”往往是靠匠心作为骨架支撑的。

在设计学院楼中安静地陈列着的一排排榫卯配件,两块木头互相矛盾,却又天衣无缝,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从中便能窥见设计者与制作者的巧夺天工。木块虽只在方寸之间,却不用钉头磷磷就足以建成庞然大物。在去年的今日,我仍记得老师在做线条示范被学生层层圈围,就像垒起了密不透风的城墙,同学们窃窃私语,踮脚落地时的影子忽闪忽现,然而在这墙壁中,时间都是沉默的,只得听见每一次笔落下纸与笔尖厮磨时的低语,当所有饱满酣畅的墨线在终点相遇,没有丝毫逾越抑或是割离,仿佛别离多年的老友心照不宣地在某一点重归于好,这一刻畅快、震撼、敬佩的复杂感情,在我的心头接踵而来。

匠心在这个时代中是落寞的,在一切工艺与产品都可经由大机器来实现的现代,人们逐渐不以为意,匠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甚至于可有可无,诚然职业于历史的存在如同尘埃,总是根据需求周而复始地诞生与消亡,既有高昂的一天,也终将跌落回石缝,虽非匠人,可有匠心,在这其中唯有匠心匠韵永存,匠心存在于任何工作与职业中,它不在于循规蹈矩,而在于稳健、在于超越、在于专注。外在于“技”的磨练,核心是对“道”的追求,别出心裁、精益求精,这就是匠心,这就是卓越到伟大的距离。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曹政摄影:责任编辑:谢小雨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