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爱情·人性——浅谈《霍乱时期的爱情》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11-13浏览次数:24

    “时间,空间和细节,能够抹杀一切爱情。”这是我自始至终对爱情所保持的消极态度,在我读到《霍乱时期的爱情》时也依然如此。作为马尔克斯一直霸守在经典小说榜中令人耳熟能详的爱情小说,大多数人哪怕没有看过,却也或多或少听说过它的大名。经过网络文学大轰炸的我们,这本书相对简单的,由白富美、穷小子、高富帅构成的主故事线早已让我们觉得并无新奇,在此也不需要过分赘述。但是在细细品读过后多是感触良多,它也使我再次去正视打量爱情这个字眼,以及故事背后对人性的讨论。

    什么是爱情?这是自古以来无论多么伟大的文学家、科学家还是社会学家都难以解答的问题。爱情,曾经在我还年轻时候的心目中是与忠贞美好划等号的,爱情是双方眼中只有彼此,是经年陪伴直到老去,是祸福相依生死与共。但渐渐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我发现爱情其实并没用那么纯粹,它其实掺杂了很多的影响因素,身份、金钱、理念、家庭甚至容貌等等。它更多的是一个社会学问题,而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概念。

    自相矛盾又在情理之中这是故事中爱情的走向,无论是书信的私定终身和见光死的幻想破灭,又或是漫长的等待还是寻花问柳。就像网恋,费尔米纳在与阿里萨的长期通信中,将本来普通的少年形象不断美化,成为她在与父亲所代表的压迫相抗争时的精神支柱。时间会美化一切,也会冲淡一切。所以当她时隔很久再次见到少年之时,现实与幻想的错乱才使得她逃离并结束这段感情。在我看来,她大病一场的原因并不在于她爱情的受挫,更多是当人的理想需求得不到满足时,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在长达53年的漫长等待中,阿里萨在为了接近费尔米纳不断努力的同时,却也开启了如同“人生赢家”般的美女环伺之路。一边是内心的依恋,一边是肉体的欢愉,从这方面看作者仿佛是将爱情与性割裂开形成了两个部分,但是书中对于性进行描写之时又多是含蓄的采用了形容爱情的词汇。从社会学的角度浅析,我更认为阿里萨对费尔米纳的爱情更多的是一种求而不得的内在诉求转化而成的偏执。而当半个世纪后的两个老人再次走到一起,“婚姻不是爱情的唯一堡垒。”这好像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一件事。

    相对于阿里萨和费尔米纳戏剧而又充满张力和矛盾点的爱情,费尔米纳和乌尔比诺的爱情更像是现在普罗大众的一个常态。因为霍乱结识,父亲撮合加上双方都觉得不错就结婚了,刚开始或许“爱情”并不深,却也在生活中培养出了感情。伴随着生活摩擦的细水长流的世俗“爱情”。你可以说它是爱情,你也可以说它是生活与妥协。它是在情理之中的。当然这份平静背后也如存在着现在社会一样普遍的现象——背叛,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婚姻双方心知肚明,却默契的选择了小心翼翼的维持这表面上的幸福。“但是说到底,这种感情是什么呢?它只不过是对有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家资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洋洋得意而已。”一如费尔米纳父亲将两人撮合的初衷。

    这本书读完后,给我留下的感觉是复杂与悲凉,正如小说的名字一样,《霍乱时期的爱情》,爱情也如同霍乱一般。来的突然,带着迷乱与痛苦,又总会有一天逝去。我更看重的是小说里对于人性的剖析,它将人性自私的一面无限放大,你不能说他是错,因为他就是现实,但当这份血淋林的现实摆在我面前时,我还是由衷的感到唏嘘与恶感。

    什么是爱情?答案不过是一场好觉睡醒。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于童 王雅慧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