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怡的一天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2-21浏览次数:11

绵软的晨光从窗口飘然而入,虽说那光亮温温若若,但我也顺势闭上了惺忪的双眼。缩了缩肩膀,将呼吸又调回到平和轻缓,隐隐约约地,再次温热刚刚未完待续的梦境。

慢慢地,模模糊糊的梦境中的留恋得以餍足。早晨特有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又渐渐清晰、真切了起来。安怡,轻松,脑袋里像是进行了一键清除,将昨日的喜怒哀乐全作垃圾抛却,只为今日的所有可能腾出了绝对的空白。就这样,新的一天在一个满满幸福感的赖床后变得格外神采奕奕。

崭新的一天之中,我依旧试探着和自己友好相处。努力温柔地接受自己不可捉摸的热情和冷淡、消极和乐观。坦然接受偶然出现在时间横轴上的热闹和孤寂。

兴致勃勃地做一两件自己满怀期待想要做的小事。时不时再发一会儿呆,消遣一下自己的垃圾时间。好像白天总是比清晨和深夜过得快一些。

深夜,潜意识里总是不想早睡。夜里的宁静比早晨多了几分清冷。也好像正是这几分清冷引诱着自己直面最真实的自己。因为这个时候,不再需要扮演任何社会角色,平静且纯粹。心理上,也习惯以一个资深老者的心态自居,为自己一天的行为标注上自己知识范畴内的哲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给自己的形象绘染上英雄主义色彩。也许这样自恋得过分,但又有谁知道呢。

慢慢地,睡意涌了上来。不知今天的梦是否延续着早晨未了的情节,但应该也会有很多崭新的内容。在那里,我可能又见到了好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可能完成了自己在现实中不敢做或不能做的事……然而再次醒来时,如果不足够幸运地话,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但也是很有趣的。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刘新茹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