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马能人,竖起“兔子”的小耳朵——记我校第六届半程马拉松赛配速兔刘安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11-20浏览次数:10


两年三十多次马拉松赛事,南到厦门、北到北京、西到兰州,他都带着一份无所畏惧的坚持和一颗执着肯定的初心奔跑在全国各大马拉松赛场上,他便是刘安,一个“活到老,跑到老”的马拉松爱好者。


一见钟情,官宣跑马

2015年,清爽的三月,金鸡湖外鲜红的横幅,格外显眼的运动员服装,一幕幕刺激着刘安的眼睛,也在唤醒着藏在他心底的渴望,那是他第一次在朋友介绍下参加马拉松,虽然只是一次迷你马拉松,但当他真正跑到终点的那一刻,“我无法形容那种激动,那种成就感和优越感顿时充斥在我周围。”第一次接触马拉松,刘安便被它的魅力深深吸引。“跑完之后,虽然我对马拉松还处于懵懂状态,但这不妨碍我决定要将跑马拉松一直坚持下去。” 回忆时,刘安的眼神中充满坚定。回到家,刘安迫不及待地想更进一步了解马拉松这项体育活动,他在网上广泛搜寻马拉松的相关知识,这也让他对马拉松的印象有了更加深刻且崭新的印象。

“马拉松的魅力远不止跑步,志同道合的朋友、沿途的风景都是我喜爱跑马的原因。”刘安自跑马拉松以来结交了许多五湖四海的跑马朋友,他们会约时间一起去锻炼、一起去比赛。
      

从一而终,伴“马”成长

上海、西安、日照、苏州、连云港、邳州……刘安的身影跑过了全国大大小小二十几座城市,对于马拉松,他心中从未有过“放弃”二字。他称跑步为一种“修炼”,修的是对生活的乐观,炼的是无畏困难的毅力。

作为一种长距离的运动项目,马拉松本身就存在着很多致伤的潜在危险。在一开始跑步时,刘安调侃自己“急功近利”跑了六公里,导致左脚踝扭伤,每天爬上爬下跟瘸子一样,但是对于跑步的热忱与渴望却丝毫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在半个月休养后,他收起了急性子,开始一点一点地拉长距离,两公里、五公里、十公里、半程直至最后的42.195公里,每多跑一次,就对这项运动多一点热爱。

谈及是什么让他能坚持跑这么多场马拉松时,刘安给出了八个字:“一旦出发,必须到达”。他认为跑步才是终极目标,而马拉松只是实现目标的方式。
      

以身许“马”,为“兔”长奔

此次参加矿大的马拉松,刘安的角色从选手转变成了“兔子”,这是一种向着“更高、更好”奔跑的选择。

在跑道上,他要承担着不断被超越的失落,但在刘安看来,“兔子”的赛场上只有一个人,与自己赛跑,将自己的速度校准到匀速,时间精确到每公里六分二十秒。

“不要只局限于收获,要看你付出了什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付出,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在一场比赛中,不同的赛段会安排配速稳定的队员充当“兔子”领跑,大多的“兔子”们都是经验丰富、实力较强的跑马达人,当他们选择担任“兔子”的那一刻,他们就放弃了自己PB(Personal Best,个人最好成绩)和冲击奖金的机会。为了以稳定的配速跑满完赛时间,他们精心研究赛道,计划每个计时点的用时,不断练习以调整自己习惯的配速,这无私付出的背后是一腔热忱和满满的责任心。

两年,九次半马,十三次全马,还有今年六场马拉松赛,刘安在马拉松的世界里,从一个懵懂的少年,蜕变为一个狂热的追求者;从随心自由的参赛者,蜕变为步履坚定的“领头兔”。而在这条路上,刘安 “希望未来的自己,一直在跑道上”。

新闻来源:周新雨 张学仕 胡嘉业 摄影:责任编辑:卢进丽审核:刘尊旭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