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急管理报】提升煤矿安全监管力 推动治理能力现代化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0-03-06浏览次数:10


提升煤矿安全监管力推动治理能力现代化

  

■李爽  许正权  贺超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为中国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煤矿安全生产工作指明了方向,即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促进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向好”。在该大方向下,安全监管部门及科研院所开始积极探索实现煤矿安全生产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方式及路径。笔者认为,可以通过煤矿安全监管力的现代化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安全监管力可细分为若干个分力,其中最重要的五个分力是思想力、科技力、政治和政策力、制度力和智慧力。

思想力现代化

煤矿安全监管思想力的现代化是通过思想革命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思想力主要体现在监管主体的领导身上,由他们的认知力、感知力及判断力等构成。

思想力是安全监管力组合中最具有统领性的一个构成部分,也是中国特色煤矿安全治理体系的显著特征之一。

思想力在推动中国煤矿安全生产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在安全监管的决策和实践中,思想力将最先发挥作用,并对其他类型的安全监管力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作用。

当安全监管主体在面对被监管对象时,前者首先要运用自身的认知力和感知力来判断煤矿安全生产治理实践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问题的严重程度如何,被监管对象和监管主体之间是不是一条心。只有明确了这些问题后,监管主体才能够决定自己的施力机制、该用什么样的力,并最终决定了安全监管力作用于监管对象时能否形成凝聚力。

科技力现代化

煤矿安全监管科技力的现代化是借用科技革命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科技力是推动中国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形力,是安全监管力组合中的最活跃的成分。

中国煤矿生产安全状况的好转与科技力的现代化的有着密切的联系。在2003年之前,中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极为严峻,随着经济效益的好转和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等监管部门的推动和引导,中国煤矿开始在系统优化、设备更新换代上不断加大投入,井下作业人数快速下降,行业整体安全形势得到根本好转。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煤矿科技力的现代化直接导致了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下降。在中国煤矿安全生产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科技力现代化较其他几种力现代化更加突出,将会有力带动另外几种力现代化的发展。

政治和政策力现代化

煤矿安全监管政治和政策力的现代化通过政治和政策的革新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在煤矿生产的科技力现代化的同时,政治和政策也在持续发力,从而形成了构成煤矿安全监管力现代化的第三股力量。

在以前,中小煤矿总产量低,但其事故起数和总死亡人数却占了绝大多数,极大影响了行业整体安全水平。近十年来,国家不断出台优化煤炭行业发展的政策,对一些小煤矿、开采条件比较恶劣的煤矿实行关停并转。全国合法生产煤矿数量从2000年前后的3万余家在短时间内降低到不足4000家。合并后的煤矿企业系统更加合理,装备和生产技术更加先进,地质条件整体有了改观,煤矿生产效率大幅度提升,安全态势有了根本性好转。

制度力现代化

煤矿安全监管的制度力现代化用制度的创新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在技术水平不断提升的同时,中国煤矿企业的制度也在不断现代化,逐步形成适应现代化煤矿生产模式的现代化的管理和监管制度。

从煤矿层面,企业的产权制度、治理结构逐步明晰。从行业层面,与现代化企业生产模式相匹配的相关法律法规逐步制定并不断完善,行业标准不断制定并在实践中执行。

上述这些力形成了推动煤矿安全监管力现代化的第四种力,即现代化的制度力。制度力的现代化是推动煤矿重大事故死亡人数下降的关键力量之一。

智慧力现代化

煤矿安全监管的智慧力现代化是通过煤矿安全监管的智慧化来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的。煤矿安全监管智慧化是安全监管力现代化的典型标志之一。

随着科学技术和人类认知能力的不断发展和提升,人类已经发展到智慧力阶段。随着以物联网及大数据为平台的数字化智慧矿山的发展,在煤矿安全生产治理问题上,人们已经逐步形成了安全监管智慧力。在未来,随着无人矿井的建成,安全监管智慧力将会发挥主导作用,在煤矿安全生产治理上将会更加精准高效。

除了上述五种核心的力之外,安全监管力组合中还包括文化力、领导力、情感力和认知力等。这些力虽然在安全监管力组合中所占的权重不是很大,但对于发挥安全监管力的作用却非常重要,是推动煤矿生产安全治理能力现代化不可或缺的力量。

任何一种力的持续增长,最终都可能导致这种力的边际作用效果的下降,因而在安全监管力的现代化过程中,需要对既有的安全监管力组合不断优化,增强每一种力的边际作用效果。

例如,当前国有煤矿企业的生产设备现代化程度已经比较高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更新淘汰,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推动科技力所产生的边际作用效果就会不断下降。在这种背景下,安全监管主体在实践中要充分挖掘文化力、领导力、情感力和认知力的边际作用效果,对被监管对象晓之以情(情感力),动之以理(认知力),从而达到优化安全监管力组合的作用效果。

在煤矿安全生产治理的实践中,亟须符合现代安全治理体系的安全监管理论方法。中国煤矿生产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仍在路上,力的现代化为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思路。

(作者单位:中国矿业大学)


新闻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2020年2月29日第7版摄影:责任编辑:李秀审核:刘尊旭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