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05浏览次数:20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是《石头记》中金陵十二钗副钗之首晴雯的判词。

“钗檀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我想曹公是偏爱这个善良却跋扈,伶俐却鲁莽的少女的,所以才让她在夏花般的年纪中倏然离去,空留一份贞烈与纯白。当两根水仙花摸样的指甲断下,牵起的不只是多情公子的心绪愁思,也是每一位读者的惆怅叹息。

与黛玉“玉带林中挂”不同,晴雯大胆外放地展现了与污浊世俗格格不入的率性叛逆;与宝钗“金簪雪里埋”相反,晴雯是盛开在雪地中的莲花,她没有被掩埋,没有将才情精绝抑压在心底,即便她不通诗词,胸无点墨,也并不妨碍她活出了那个年代少女都不曾有过的精彩。

“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艳质将亡,槛外海棠预萎。捉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芳枉待。抛残绣线,银笺彩缕谁裁?褶断冰丝,金斗御香未熨。晴为黛影,黛玉为水芙蓉,晴雯便是木芙蓉,与水相较,便少了一份孤芳自赏,多了一份娇憨自在。从撕扇与绞香囊中便可见一斑。

晴雯撕扇,性情所在,撕出了对各个丫鬟心怀鬼胎的唾弃,撕出了浑然自称的绰约风姿,撕出了对世俗礼法的讽刺叛反。

黛玉绞穗,涕泪郁心,绞的是儿女情长的酸楚,绞的是心高气傲的孤苦难堪,绞的是浑浊世事的肮脏龌龊。

因此,晴雯是生于陆地的芙蓉,更接了一份地气,让人愿意去了解她亲近她,于是扼腕叹息。

她可以被理解为是整个故事的牵引者,晴雯的离去是四大家族衰败的开始,如果说元春的灯谜是伏笔,贾敬的担忧是暗示,宝黛钗的感情是主体,那么晴雯便是贯穿的线索。从“俏丫头抱屈夭”开始,高鹗续写的后四十章也无一例外地展现了贾府落败的一步步。

尽管后章已没有她的巧笑嫣兮,快言快语,但她的身影,乃至她的品质,不屈于世俗的反叛精神,时刻萦绕着荣宁两府的墙桅之中,一遍遍清洗着门口那两座石狮子。这大概也是曹公将晴雯位于袭人之上的原因。

不可否认,晴雯不是完美的,甚至可以说,她的缺陷是致命的。她有少女独有的聪慧与勇敢,“勇晴雯病补孔雀裘。但她所为人诟病的,是少了袭人那一份深谋远虑,精打细算的大智慧。袭人深谙为人处世之道,所以未曾见过谁人不称赞袭人的老实能干,就连牙尖嘴利的凤姐提到袭人,也是赞不绝口。

而晴雯的悲剧性便在于此,她过于锋芒毕露,恃宠而骄,以至于在王夫人想要赶走她时,墙倒众人推。不过也正是如此,才构成了晴雯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她的泼辣大胆,她的无所畏惧。

然而无论这些姑娘们的性情多么的牵动人心,引人回味,这些终究是被困在大观园中的,困在荣宁两府之中,困在封建的枷锁之中。她们无法摆脱那个年代思想文化的禁锢,所以就连黛玉在得知宝玉将姐妹的诗词外传之后,也说过做文章本不是她们分内之言。曹公借宝玉之口表达不满与叹惋,借红楼一梦,传递千古愤懑。

晴雯至少有一点是高于众人的,她以她的香消玉损,冲破封建礼法的铜墙铁壁,相衬出最后的人走茶凉。

正应了那句,好一片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新闻来源:化工学院 高畅摄影:责任编辑:龚雪审核:周治国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