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07浏览次数:208

古时,明月在人们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是羁旅之人对故乡的眷恋,它是妇女对丈夫挑兮达兮的思念,它是文人对王朝更替的兴叹,它是洋溢在笔尖的盎然的诗意。

在清风明月夜,张九龄望着瓦蓝色的天幕它与地平线水乳交融,那一轮月亮皎如白镜,从茫茫的海面慢慢升起,一种微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茫茫的海上升起一轮皎月,此时你我相隔万里,却都在天涯共相望这同一轮月亮,多么奇妙啊!有情之人都怨恨月夜漫长,整夜里辗转难眠,怀想亲人。可是我想熄灭蜡烛,怜爱这满屋如霜的月光,拘上一捧月光,只望能够与你相见在梦乡。古时交通不便,朋友之间只通过信件沟通,这信一来一回一个季节就过去了,月亮伴人入眠,把你带到千里之外好友的身边,可谓是解思念之苦的一剂良药。

古时的人夜晚独坐,在一片宁静之中,看那高悬的万古明,现在的人夜晚大多是和电视机和手机度过的,究竟是明月舍弃了我们,还是我们抛弃了明月?刘禹锡有一首石头城:“月赏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刘禹锡夜游石头城,孤云掠影嵌入眼眉,潮水拍打着已经衰落的六朝古都,他不禁感叹天命难违。城里一片荒芜,可月色不因为王朝兴衰改变,仍旧像母亲一样怜爱地笼罩着石头城。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她代表一种流连循环的永恒与轮回,她不会因为你对她弃之不顾就不再照耀大地,她就在那里,不来也不去。

心字拆开来是一钩弯月和三点繁星,三星伴月如有心,赏月亦是赏心,在明月之下,我们总是在休息,在独处,或者沉沉睡去,忽略了这一轮万古明月。就在一片宁静之中,我们发现月亮高高悬在空中,她的阴晴圆缺有诸多面貌,老子言,物或损而益之,或益而损之。满月过后,月亮一定会日减清辉,缺月过后,她一定会日渐丰盈。她的周期变化中,在阴晴圆缺里,我们品味时光的承转流变,命运的悲欢离合,我们学会了平常心。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惟愿对酒当歌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李太白把酒问月,自问自答,时光逝如流水,只愿我对酒当歌时,月光能长久地照在金杯里,伴酒入喉。只愿每个人都有这样一种豁达,在明月夜,青光弥漫,一个人独坐于山巅,有日月星辰,有天地作伴。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朱婷婷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