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大的冬不太冷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12浏览次数:84

一晃来到矿大三个月了,原以为这个偏北的城市会有个让人猝不及防的冷冬,却没想到她与我的家乡没什么不同。气温稍稍低个一两度,大多数时候晴朗着,仍是个手揣进兜里就不会冷的地方。我的家乡在江苏的南边儿一些,没有暖气,冬天风灌进屋子里,连膝盖里都钻进了凉意。徐州是江苏唯一一个供暖的城市,还记得当初南京的同学们满脸艳羡。供暖那天我和浙江室友少见多怪地靠着暖气烤手,好像冬夜里吃到烤地瓜的孩子那样兴奋,北方室友则斜倚在床上,“这哪叫暖气?”对于我这么个习惯了冬天绝不脱下大棉袄的人而言,“在暖气房里脱成短袖”大概说的是天上人间吧?

提到北方人,我有一万个好玩要讲。原来他们秋风一起,还不等满地枯黄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穿上秋裤,本来纤瘦的人一下子成了个肉粽子。他们的方言,不论省份,几乎是一样的,怪不得说北方人没有隐私可言。当北方人操着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口音试图学习南方“鸟语”时,就更好玩了,好比大汉绣花,再温柔的吴侬软语也变了味啦。

可我喜欢这些北方朋友,就像我喜欢学他们浓重的儿化音一样。他们直爽,乐呵,感觉没什么事能让他们不开心。所以虽然我爸妈老友总笑我的家乡话说的越来越不伦不类了,我还是乐此不疲地缠着北方人学说话。

徐州挨着山东,口音都悄悄偏北了,这儿的人也怪北方的,从不斤斤计较。这里的冬天直叫人想起老舍笔下的济南。恰巧我们学校周围也有几座小山,和蔼的很,不知它们会不会小声说,“放心吧,有我呢,这儿准保暖和。”反正,我觉得,矿大的冬,不太冷。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徐芷歆 卢娅婷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