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须浅碧轻红色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21浏览次数:12

高二那年春天,她对我说,她喜欢我。

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羞涩的男生,虽然平时和她关系一直不错,但这样突兀的话还是使我惊愕了一番。她长相清秀,声音温雅,早已是我倾慕的对象,只是没想到爱情的风说来就来,内心狂喜的我下决心背负着早恋的各种“骂名”,开始我们的恋情。

不得不说,文学是连接我们两个人的纽带。她酷爱文学,而我也特别喜欢那些文人墨客摆弄的风骚。一次,她写的作文在全班得了最高分,老师在课堂上朗读,她说她是一颗桂花树,清香淡雅,与世无争。下课后,我神神秘秘地递给她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她看到后非常惊讶地问我是不是我写的,我微微一笑,说这是李清照在《鹧鸪天·桂花》的一句诗,与你很配,正好送给你。我还给她解释说这句诗的意思是桂花不必要像其他花一样,用“浅碧”、“轻红”来装扮自己,自己本来就是花中的骄子。

以后,文学可以说是我们俩的“家常”了,有时候可以为了诗词中的一个字而争论得喋喋不休,当然,我始终秉持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大多都是让一让她罢了,她看得出,但总是喜欢在我面前摆弄出一幅高傲的姿态。元旦的时候,我们班开晚会,我们俩厚着脸皮在班上一起朗诵了一首情诗,下面都是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从那以后,我们俩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起来……我们一起讨论着徐志摩的爱情诗,或许那些诗确实是太美妙了,冬天还没有收尾,爱情就这样悄然地来临了。

时间过得很快,高考如期而至,紧张的考试过后,是让人纠结的志愿填报,本想着去一个城市,可阴差阳错,我来到了北方徐州,她去了南方武汉,因为这件事,我们闹过好多次别扭,但现实终究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们都明白:异地将成为我们恋爱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异地确很辛苦,但直到现在,我一直都坚信着:异地只不过是个幌子,打败爱情的从来都不是距离。

大一下学期,一天晚自习下课,我看见她的说说上发了一条动态,上面写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我不禁心头一颤,这不是西汉时期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吗?当时司马相如客居他乡,与妻子长年分居,于是就萌生了休妻的念头,就给卓文君修了这样一封信。内心惶恐的我赶紧给她打电话,电话那边我明显感觉到她冷漠的态度,可我又能怎么办呢?如果这时要是在她身边该多好啊。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买最快的火车票,一路狂奔到武汉。在火车上,我把卓文君的那首诗认认真真的抄写在了纸上。赶到武汉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我一夜没睡,显得狼狈不堪,她见到我时,可以想象一下她那无比惊讶的表情,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之后,我把纸递给了她,上面字迹工整得写着那首诗:一别之后,二地悬念……她哭了,倚靠在我的肩上,我抱紧她,她好像很委屈地对我说,她以后再也不会闹了。

现在我们一直很好,那张写有卓文君诗的纸,她一直收藏着,而那次奔赴武汉之后,她也给了我她一直都在珍藏的纸条: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我想真正的爱情也应该像桂花一样,不需要太多修饰,于清浅岁月,静处安然方是最好的陪伴与守护。


新闻来源:电气与动力工程学院 张束琼摄影:责任编辑:卜永强审核:许宏志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