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咫尺天涯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21浏览次数:12

夜色深沉,毫无睡意。随手翻看一本书——80后作家张悦然的《水仙已乘鲤鱼去》。

一部凄美的小说。

当时买它是出于对书名的喜欢,它化用了李商隐的“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

素喜李义山的诗,那种喜欢就像是遇到一个人,潇洒的风仪、明亮的眼神,让你怦然心动,爱意顿生。

义山一生就如晚唐,凄美无助。

少年时,父亲病逝,孤儿寡母凄凉度日。待到悬梁苦学的义山终可一展才华之时,却陷入牛李党争,仕途蹭蹬,备受摧抑。晚年妻子亡故,先他而去。后义山郁郁而终,年四十有六。英年早夭,如同一朵凄风苦雨中执著而开的花,最终无奈而凄凉地凋零。

他的诗实在是太好,信手拈来,句句都是好句。言有尽而意无穷,卷中岁月最有味。精彩处,让人眉宇飞扬,嘘唏而叹。他的:“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他的“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他的“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有李白的豪放浪漫,又得杜甫的沉郁沧桑。

最爱这首《无题》: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这是一位男子对远隔天涯的所爱女子的思念。

处在年少青葱的岁月,总喜欢生死不渝的爱情。生不同寝死同穴,上穷碧落下黄泉。再后来,随着岁月印痕的加深,开始觉得,爱情若是离别收场,才是最美的。

恰如陆游与唐婉,深爱一场,却劳燕分飞,天各一方。无法相许一生,因而更加铭心刻骨。故事凄美得让多少人伤心唏嘘。

当日情浓,离别之际,约定重来。等待,成了一份温暖的美好,时间也变得甜蜜。系数离情,曲还未终,哪知誓言空守,芳踪难觅。叹一句“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是一场缘分的开始,亦或是一场宿命的结束?

你的生命里也有过这样的人吗?

她在你的生命里短暂停留,最后散在天涯。若是你也深深爱过,若是你们再无相见之期,你就会懂得这份爱的刻骨思念,会彻悟“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的残酷与无奈。

生命是一场繁华又悲凉的漂泊。李商隐,这个深情的男子,会拉着你走遍红尘世俗,会在每一场漂泊里拨动你脆弱的心弦。

天空寂静,白云悠闲。裁一片,绘唐寅的扇面,题义山的七律,任它飞去。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王怡霖 赵桔炅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