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12-29浏览次数:231

小时候,家乡的天空永远是湛蓝湛蓝的。

我出生在河南的一个农村家庭中,家乡给我的印象永远是不美、不丑、不安分。大概五六岁的年纪,正是玩性开始爆发的时候,每天放完学就疯啊疯啊地跑,不知疲倦。夏天最好玩的当然是村庄的河了,每到黄昏时分,天气稍微凉快了些,我和哥哥便跑着奔向河岸,一路上,稀稀零零的书在空荡荡的书包里哗啦哗啦地撞,也不管这些,心里想着就是河里活蹦乱跳的鱼啊、虾啊、小蝌蚪啊,来到岸边一般都是一身的臭汗了,这时来水里玩耍真是再舒服不过了。书包碍手碍脚的,不由分说地就扔在地上,然后我们俩就学着捕鱼人装模做样地撸起袖子,挽起裤腿,小心翼翼地来到河边,淌着河水,那时的河水格外的清冽,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没过我的大腿,因此大可不必担心发生危险。顾不上河底的石头硌得脚疼,我们便拿着一个小瓶子开始逮那些鱼啊虾啊,它们纵然机灵,但怎会逃过我们的“魔掌”?有时不小心惊动了钓鱼人的“领地”,我们便被岸上传来的一声吆喝吓得转身而逃,溅起的水花惊动了那些游弋在河面上的蜻蜓,惊扰了停靠在野花上的蝴蝶……

千万不要忘了,夏天最令人喜悦的莫过于麦子丰收了,大人们为自己一年的辛勤劳作而喜笑颜开,而我们小孩子不管看到田地里的什么都是满脑子的兴奋,麦子一收割完,农民们便会在自家的田地里找一片空地来晾晒麦子,建这片空地是要很讲究的,不能草草了事。首先,要在选好的田地上撒些水,然后衬上一些麦麸,再用重重的石碾在上面一遍又一遍的碾,大人们在前面拉着,我们小孩子就在后边追着石碾跑。这些弄好之后,就开始晾晒麦子了,夏天的太阳很毒,不几天麦子就硬邦邦的了,赶到黄昏起风时候,大人们拿着铁秋扬起金黄的麦子,风一吹,由于麦麸的重量较轻,麦麸就飞到风吹的那一边了,然后我们小孩子就在还没有落地的麦麸中蹦啊跳啊,开心极了,尽管大人们会制止,但他们终究是不能始终看管着我们的,一不留神,我们又调皮地跑到别人家的麦场,在麦麸飞舞的地方蹦啊跳啊……

这就是我的家乡,我的童年,我的记忆,是那么喜悦,那么欢快。童年时的微风,蓝的出奇的天空,风筝留下的影子,弥漫的炊烟,昆虫的呓语,新生命的啁啾,一如既往的出现在我的记忆里,清晰明亮,却又不复存在。


新闻来源:电气与动力工程学院 张束琼摄影:责任编辑:卜永强审核:许宏志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