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所有人都吃到肉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1-11浏览次数:11

十年前,看着西装革履的大人们在电视里来来去去,奶奶告诉我,他们在为国家努力;国家对那时的我也只是个懵懂的概念,倒是觉得碗里的肉真香,这些大人可能就是想让大家都吃上肉。奶奶笑,就是的,你这不正吃着呢。

家不大,客厅摆着张小桌,桌前是台硕大的电视,于是吃饭唠嗑都围着这桌子。爷爷批评奶奶:“这是次大会议!都是国家大事,什么吃不吃肉的。”爷爷是个老革命,脑门锃明瓦亮,两边围着圈头发,铜柱似的体魄。奶奶经常打趣:

“领导人又有意见了啊”

“你就不能给孙子教点正经的吗?”

“好~谁脑门亮听谁的!”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时觉得那是一次有非凡意义的会议。

去年冬天,在远离家乡的校园里。北方的冬天凛冽而干脆,徐州下了一场雪,却像二八少女一笑,唇红齿白。不过第二天,负责清洁的阿姨们就有的忙了。

我想起了在小县城打扫街道的二姨。小县城是个老矿区,经常车辆驶过,灰尘满天。二姨经常起个大早,一到冬天还会带个大耳朵帽子,拿扫帚,把两个街道的垃圾扫掉。有时灰尘太大,二姨便拿出那个发黄的口罩,不一会儿,口鼻处就聚了灰。二姨家住在县城边的窑洞里,我去那年冬天,刚抹了水泥。门是铁门,上边嵌着块玻璃,掀开门帘就可以看到里边;房顶是拱形的,和地面抹了一层水泥,门边一个水盆架耷拉着几片毛巾,水盆里盛了半盆水,地上零落了几只拖鞋。二姨看到我们来了,赶忙洗了洗手,用一片毛巾随意擦擦,就把我们请到了炕边。炕是土堆的,中间留一小口用来进炭;二姨的丈夫在外务工,家里全靠她一个人撑着,手上的老茧一层一层,像是一棵大树最贴近地面的根基。到了夜晚,二姨把炕烧暖了,自己睡到了一边,把中间最暖的地方留给了我们,也为了第二天干活不吵到我们。第二天走的时候,二姨搓着手送我们出来:“俺们这儿条件差,也没招待好你们……”奶奶还没等她说完就赶紧接了话:“哎呀可别说这话,我们谢谢你还来不及呢。”走的时候给她家小男孩准备的红包里又多包了两百块钱,偷偷放到了枕头底下。

冬天可真冷,冻得我一个激灵。

清洁工阿姨拿出了一双磨起毛的白手套抖开带上,又和皑皑白雪化为了一体。在当前中国这样庞大的社会群体中何止千万,自从城市化进程开始启动,无数的农村青年涌入城市的各个角落,一砖一瓦的搭起高楼大厦;无数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们用双手成就了自己的梦想;人口红利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廉价的劳动力让中国在制造业中的地位迅速上升,社会矛盾被迅速发展的经济掩饰起来。2011年我国城镇化突破50%大关,而在第五次人口普查中,农村人口仍占比68.3%。一双双朴实的手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而回报却甚是寥寥。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市场化进程不断推进。而市场意味着什么呢?在自由市场中资本是背后的大手。诚然,市场在分配社会资源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发挥了它促进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但是隐藏在背后的变化也是相当深刻的。全民共同所有财产——公有制,在早期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情况下逐渐演变为政府所有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政府官员掌控着经济命脉,逐渐演变出官僚资产阶级。于是政企分开的政策开始逐步落实,成效尚不明显;而开放混合所有制之后,人们之中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人才,逐渐掌握了一部分生产资料,形成了民间本土生长的资产阶级。于是在这沧桑巨变的60年之中,我们的国家变成了现在这样特殊的庞大机器——政府可以在市场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政治与资本形影不离。

而逐利的资本带来了财富的集中。越是繁华的地方越有更多的人削尖了脑袋向里边钻,而在那更加广袤的田野上,在深山巨谷的老林间,那些破旧的茅草屋,那片贫瘠的窑洞,几十年过去依然无人问津。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突然热泪盈眶: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总书记铿锵有力的讲了出来。

背后藏的更是笔直的脊梁和坚定地信念。

这次会议确实是非同寻常的,振兴乡村、改革经济结构、反腐倡廉,存了破而后立的一股狠劲儿。在这样快速的发展之下,其实隐藏了许多看不到的陷阱:老龄化危机、阶级对立日趋严重、国内维稳任务日益繁重;再加上国外的意识形态入侵,西方民主文化的灌输,我们中国人面临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究竟该信什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许多人因此在思想上摇摆不定,成为了那边对自己有利就站那边的利己主义者。不忘初心啊,党的信念怎么能断掉呢?在十九大的深层,流动着这样的拷问以及整顿的决心。

再回到家已是暑假。奶奶准备了许多菜肴。

我突然觉得我小的时候说了最对的话:大人们就是想让所有人都吃到肉。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 王博文摄影:责任编辑:何海明审核:张磊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