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与平静——读《活着》有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5-21浏览次数:38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在文学的叙述里,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须通过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文章的结局是略显悲剧的,徐福贵活着,但是他失去了一切。《活着》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讲述了一个人一生的故事,年轻的徐福贵是一个阔少爷,他吃喝嫖赌、挥霍奢侈,甚至目中无人。在赌场上,他输掉了家里的地,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地主阶级变成了贫农。一朝破败,徐福贵竟然忽然变得成熟起来,他带着母亲、妻子、儿女,在简陋的平凡中过着艰苦的生活,他开始干苦活、下地耕作、早出晚归。

在一切事情开始变好的时候,苦痛猝不及防地追上了他。在一次回城的路上,福贵被抓去当兵,与家里音讯断绝三年,等他辗转回到家中时,母亲离开了世界,女儿凤霞成了哑巴。后来的生活仿佛是悲剧的加深:妻子在疾病中走向死亡,女儿产后失血过多离世,儿子献血过多死去,女婿做工被板车压死,最后剩下唯一的外孙也因为吃豆子被噎死。最后的最后,只剩下老福贵和更老的牛“福贵”。

福贵的一生是不幸的是一条连续的苦难链一生见证亲人的离开,从最初的痛哭流涕,到后来平静无波。他知道,就算遭受无数次生命的暴击,仍旧需继续活着。福贵回忆过去时,凝视着黄土大地,深邃的眼眸装载着饱含眷恋和思念的泪水。眼角的皱纹也镌刻着他一生的故事,因为体会过一切苦难才让活着变得尤为珍贵。

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了什么活着。

人为了活着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徐福贵从最初的感叹命运不公,到沧桑半生却没能留下半个人与自己同行,到后来能细数出心底最深处每个人的名字,他逐渐认命却又从未认命地走向生命的平静。

老人福贵和老牛福贵村里人都叫他们两个老不死”。徐福贵救下这只待宰的老牛只因为他觉得这个牛就是他,他就是牛。文末,老人福贵数落老牛福贵:“今天有庆、二喜耕了一亩,家珍、凤霞耕了也有七八分田,苦根还小都耕了半亩。你嘛,耕了多少我就不说了,说出来你会觉得我是要羞你。话得说回来,你年纪大了,能耕这么些田也是尽心尽力了”明明仅一人一牛,却偏要说出这么多人的名字,只因为徐福贵在用自己的方式倔强的与命运抗争,他在用他钢铁的意志力活着。

我们生而平凡,我们不过是拥有七情六欲,历经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的平凡人。“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这个老去的少年牵着老去的耕牛,用佝偻的身躯担着生命予他的巨大悲剧。

沧桑而平静,我们不过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不是为了别的什么;生活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徐福贵需要的不是同情,我们的人生亦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或悲喜,学会感恩命运并怀揣希望,在波涛汹涌的命运浪潮中坚定地活着。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 张曦月摄影:责任编辑:卢进丽审核:刘尊旭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