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们不曾相遇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1-15浏览次数:13

《西伯利亚理发师》——看到这部作品的名字加上故事一开始的内容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哦,原来是一个关于给部队里的士兵理发的理发师的故事。然而看完了整部故事我却满眼泪水的陷入纠结——被剃掉一半头发的士兵、想要把西伯利亚的树木像剃头发一样剃掉的商人、被剃掉一半头发后流放托尔斯泰、以一副张牙舞爪的恐怖形象出现的机器……矛盾、纠缠、联系、讽刺,信息点散乱在作品中各个角落却环环相扣,在我看来恰到好处的叙述了这个悲伤故事,失或得之毫厘,谬以千里。

故事一开始我是笑的,轻松、愉快、搞笑的氛围,看得到的未来一片光明,影片的最后我是哭着的,开头的轻松愉快显得讽刺无比。

故事的结构很简单,现实和回忆穿插进行,回忆为主,现实为辅。讲述了军校生安德烈在火车上偶遇一位美貌与有趣兼备的美国女人Jean并对其一见钟情,在感受过爱情带来的悸动、嫉妒和甜蜜之后,最终与爱情擦肩而过的故事,与其说是擦肩而过,倒不如称作“被世俗撕裂的爱情”。这里的背叛,当然不是真的背叛,是仅需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误会,可悲便可悲在他们没有解释的机会。拿起那个弓的后果是什么、把弓打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大公也在场的后果是什么,只是一个小士兵,有什么权利和资本去和将军挣女人?这些对于作为一个军校士兵的安德烈来说再清楚不过,但他还是拿起弓并高高举起……

姑且称作冲动吧,因为冲动犯下的错,只能用余生去弥补,这是对安德烈和Jean的惩罚,还是说安德烈和Jean成为了社会的顽疾的受害者。但是我总能感觉到冲动之外另有饱含的深义,托尔斯泰的行为在现在看来充满了荒谬、不理智甚至于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词来说就是“情商低”,但也许真正亲身经历的人才能理解,也许只有托尔斯泰自己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做,也许,他只为他心中神圣的爱情、他固执的纯洁。

他会后悔吗?我这样问自己,会的,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他在惩罚了那个他认为应该受到惩罚的人的同时也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未来与亲人与朋友的幸福,一切看上去似乎都足以让他后悔到痛彻心扉。但是他如果没这么做,他会更加痛彻心扉,在“活在虚伪的骗局下伪装自己欺骗自己”和“不计后果的为了自己心中的神圣净土和光明磊落的活在晴空之下”两个选择之间,他没有过多的思考就有了答案。

在朋友满含泪水撕心裂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的质问中,安德烈的眼神中清澈的透出了安德烈的解脱,也透出了Jean的绝望,他可以用余下的时间来忘记这段感情,重新生活,她作为被误解的一方,只能背负着这份难以言说的遗憾,想尽办法靠近他,找回他。

Jean精心计划企图去西伯利亚看安德烈一眼,如果看到了又怎样,能和安德烈重新在一起还是想得到救赎?或许从爱上安德烈的那一刻起,Jean的一盘棋就彻底成了死棋,这盘棋输掉的赌注却是安德烈和Jean的一生。当Jean终于找到安德烈的住处时,看到的却是安德烈已经和一位朴实的俄国本地姑娘结了婚并有了自己的家,且这个曾经爱自己昏了头的小伙子,已被多年的苦难磨成了一个沉默寡言、饱含沧桑的男人,对她亦避而不见。

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在咫尺的无法逾越,Jean的理想是把那些没机会说出口的话说给他听,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现实是只在他生活的地方待个十分钟,看着他生活的痕迹,就能意识到,十年的等待在这十分钟的现实面前,显得毫无意义,对方已经离开了,这时候说与不说,已经没有区别了。也许老老实实和俄国同样善良单纯的女孩结婚成家,才是对托尔斯泰最好的结果,他永远不能适应美国姑娘在感情中的种种算计与从容。也许安德烈和Jean不曾相遇才是最好的可能,用一生的懊悔、误解、遗憾换相爱过程中的短暂甜蜜与悸动这笔账值与不值安德烈也自有定夺吧。

故事最后安德烈隐于丛林深处,静默地凝视着自己曾如此爱恋的女人驾车远去,最后消失于西伯利亚苍茫的森林深处,看到这一幕时我好想替安德烈大吼一声:“Jean!”看着远去的挚爱,是他却没有去追,没有言语,只是是重重地呼吸着,带着失望和无奈。可能他已经忘记了那段感情,或者说后悔……无数种可能,无数种无奈,但是我更想相信他之所以没有去追,是因为他无法面对自己现在家庭。

太喜欢安德烈,太心疼安德烈,始终忘不了挺着胸脯,昂着头,眼神里满是骄傲的阳光男孩和那个雨中奔走,躲在角落发抖的少年,十年后,这个少年已经为人父,在西伯利亚森林里奔跑,能够平静的看着曾经为之疯狂的女人驱车而过,只是眼里再看不到那股昂着头的骄傲。这种蜕变也许并不是安德烈想要的,却是无可避免的。时间究竟能改变一个人多少,改变的过程真的是将残忍二字无所不用其极。

也许这部作品承载了太多俄国人民的伤痛与不甘,也只有这个国家的人自己才能理解这样深沉浓烈的情感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将故事暂停在开头,用错过一个好故事的方式,让安德烈和Jean没有相遇,没有以后的故事,没有爱情没有美好的同时也没有遗憾与无奈,依旧是俄罗斯神秘的土地,一望无际的森林,依旧是少年挺着胸脯,昂着头,眼神里满是骄傲的阳光单纯男孩,依旧是一片光明的未来。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于洁摄影:责任编辑:田潇濛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