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孤独的狂欢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1-22浏览次数:11

每个人终究是孤独的。

“……他和丽贝卡在客厅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听着自动钢琴弹奏华尔兹。丽贝卡这样做是因为皮埃特罗·克雷斯皮曾教她如何伴着那音乐跳舞,奥雷里亚诺这样做则是因为一切,包括音乐在内,都能让他想起蕾梅黛丝。”这段《百年孤独》的文字无数次排列堆叠成一幕幕画面,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人生,能陪我共同经历每一件事的,恐怕只有我自己。假如我看了一本书,无论我对它的内涵怎样侃侃而谈,他人也只是觉得这是一本好书而已,这正是“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言有尽而意无穷,环境干涉“创造自我”的自由,个体总是与他人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都是人孤独的源泉,也是人与人之间不可逾越的藩篱。

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只是难以接受将自己内心的真相血淋淋的展示给别人看。父母坐着火车穿越黑夜从一个滨海小城赶来看望我,四目对视,我只能也必须说我很好。可当真在宿舍楼前挥手告别后,我悄悄又忐忑回头望了过去,此时暗夜的潮水已经完全将他们的身影淹没了,一刹那记忆开始翻涌狂躁起来。凌晨两点刚刚画完作业,桌面一片狼藉,我在死寂中注视着凝固的空气的时候;我一丝不苟熬夜完成的课题,但老师还是不满意的时候;我一个人去食堂吃饭,抬起头看见对面空无一人的时候……然而痛苦是不能真正博取人的同情的,共鸣和同情的效用在与对一件事精确的共同理解,表达是受限制的,种种效用便无从谈起。想到这里,烧灼的眼眶与心情被夜风冷却了。

这种孤独,是造物主给予我们难得的独立思考的时间,在这种万籁俱寂中,才能使人平静下来。自我是安全感的基础,在群体中容易迷失自我,而我们与人交流也绝不是为了抱团取暖。小到被细胞膜分隔的细胞,大到在各自轨道上运行的星球,一切皆为自我,一切皆有界限,如此孤独,却又如此和谐。

人与人之间的障壁,不需要打破,我们独居在社会分给我们的小小房间里,仰望同一轮明月,有感而发,写出不计其数的诗篇,当他们汇聚在一起时,即为万千世界。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曹政摄影:责任编辑:田潇濛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