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在喧哗的世界寻一处温柔乡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6-22浏览次数:10

冬日的阳光没了燥热,像是一块明朗透彻的玻璃从天空坠落,碎落在镜湖湖面成了一阵阵流动的黄金。路过知行桥,阳光被揉碎在风里,它像一个淘气的孩子,猛地撞入我的怀中,还来不及反应,便已经跑远。风与银杏叶共舞,在空中相互缠绵,旁边的小孩子兴奋地大喊:“蝴蝶!”。hhhhkgv拾起

我愣了神,向上方望去,望着那些“蝴蝶”翩翩然般起舞,摸索着玻璃幕墙跟着风想要跃上天空。我的幻想领先它们一步,跃上了碧蓝的苍穹,寻一处云端落脚,然后生根发芽,静静的望着天边夕阳将整个世界都涂鸦成幸福的橘黄色。趁着夕阳的余温还未挥发殆尽,枕卧着一片晚霞,我要昏昏沉沉地睡去,期待着来日黎明的曙光将我唤醒,有人说黄昏时刻是生与死的交汇点,那么静待着某人的魂灵闯入我的梦里诉说他的点点滴滴。

冷风灌入脖颈,幻想退场,现实重归。再望去,蝴蝶都已死去,黄叶散落一地,等待着保洁阿姨的收场。黄叶没有变成蝴蝶,我也没有飞上云端。铃声响起,抬脚走去,零落的情绪碎片无人拾掇。

图书馆内,临靠窗前,小舟停伫湖心,常青科的树种坠映湖面,染绿一池,黑天鹅们嫌人吵闹纷纷归家不见踪影,远处正在建造的苏宁小镇日夜不息,图书馆明明很安静可耳边似乎传来了哐哐铛铛的施工声响,再远处些高山遮蔽了视线,崖壁间的绘图在诉说汉家王朝的故事。山的那边会是什么?学姐告诉我是城市,是车水马流的城市,是我未曾见过的城市。想起了家乡的山,家乡的山像是无尽的浪层,一层更比一层高,站在高处时,林翻云涌,城市像是婴孩躺在群山的摇篮中。山的那边没有海,可会不会有一片稻田呢?想挑一个日子,希望天空是温暖的橙色,风也一直在吹,走在麦田的小径上,寻一处邻溪的草垛坐下,脚浸入透明的溪水,躺下望着天空。云飞夜动,余晖渐隐。天空换上苍蓝色的幕布,群星璀璨,蛙鸣流水,秋梦晚风,一朵花落于胸前不知何时才发现。

QQ的消息声将我拉回现实。背不完的重点,抄不完的笔记,做不好的工作,学长的无奈叹息,我的愧疚道歉。幻想与现实对撞,我被挤压其间。学长说:你该醒醒了,真的。我看着屏幕不知该回答些什么,道歉的话打了很多,最终还是全部删掉。摘下耳机,原来现实并不安静,鼠标的点击声,书页的翻动声,人群的哈欠声,阳光也稍显刺眼,烦闷在心中郁结成云,不知何时会降下一场雨。

走出图书馆,清冷的空气钻入肺腑,在心中问自己:我醒了吗?

夜晚时分,骑着小黄车溜达,风到了夜晚就不似那般温柔,像是一把把铁刀削在脸上生疼,骑到校友公园处便停了下来。头顶着灰色的尖帽,双手揣进了棉袄兜里,双肩耸起,面无表情地望着来来往往跑步的人儿,那样子大概有几分类似街边拉客的黑车司机。对着天空呼出一口白色的气体,路灯把夜晚烫出了白色的空洞,星辰的光辉被吸入其间。想起那年,澄澈的夜里,云翳织成天空的羽织,繁星为夜空增添一抹生机。苍穹之下,我与群星对望,无声的呼唤将我们联系,也许我也曾是它们的一份子,因想体会人生百态,故而降落。无数次的你们将我呼唤,无数次的我也想就此投入你们的怀抱。想就这样离开,踩着星辰走一遭,我不知归途在何处,亦不知这样的追寻是否有意义。我好像从没真正清醒过,梦总是悄悄地钻入现实混淆世界的轮廓。身体和灵魂似乎逐渐分离,肉体受制于天地,可灵魂却在与群星嬉戏。

亲爱的世界啊,是否可以给我一个干净的夜晚,我只想从此从书桌上醒来,看见窗台几净,窗外的夜,流着几颗星。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聂杨旭摄影:责任编辑:康玉菲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