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1-26浏览次数:168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正值2018年初,徐州这几天破天荒地冷,来来往往的学生们都把冻红的脸缩在厚厚的围巾里,手紧紧地揣在口袋里,脚步急促,恨不得赶紧离开这天寒地冻的室外。就连镜湖的黑天鹅,也三三两两缩在小木屋旁,一脚也不肯踏进被冰摩挲出皱纹的湖里。

这骤冷是小寒的脚步,却更像是为一场大雪准备的欢迎式。

昨晚零星的细雪翩迁而下,坠入眼睫,他们是只有在昏暗灯光下才会从黑夜中悦动而出的精灵,在地面打上一层细细密密的痕迹,暗暗记下过往行人的步伐。很像南方的雪,轻轻柔柔,入夜细无声。

雪越来越大,细雪,大雪,雪幕。冽冽北风把一层层雪幕打碎成白色的断层,将这世界一层又一层的覆盖,清晨从阳台向外望去,世界已与昨天大不相同。路上一层松松软软的白雪,将世界渲染成远离喧闹的一片静谧,你总是不忍踏足的,生怕踏碎了这雪白的世界。但当你一个人走在这雪路的时候,又会觉得,这片雪是为你一个人而下的。被白雪覆盖的植物们褪去了绿色与黄色的僵持,反而留下一种静谧的美。

夹着雪的寒风打在脸上,不痛微痒。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回到了家,回到了北国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回到了那刺骨的西北风的簇拥里。因为喜欢雪,即便寒风刺骨,北方人也从不在雪天里撑伞,雪花就这么留在眼角眉梢,溶在大红色的冬衣里。

草地上不时有一个个雪球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却遮不住一个个似苹果的脸上明媚动人的笑意。这是打雪仗,一场大雪给予快乐最直接的馈赠。同学们用力地把雪球丢向自己的朋友,毫不留情,但却不夹杂着一丝恶意,就像是把新年最真挚的祝福用雪球砸在亲密的人身上,这时的雪花,比平时更加晶莹美丽,浸透了喜悦与惊喜,在真挚情谊的洗涤下,在空中随笑声一起飞扬。

这是徐州今年的第一场大雪,而这新的2018,也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启航了。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张梓玉摄影:责任编辑:田潇濛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