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读《飘》后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7-06浏览次数:12

战争和死亡都没让她掉泪,现在却为食物哭泣。

在今后的半个世纪里,南方都会有满眼凄凉的女人,在痛苦的回忆中终其一生。但斯嘉丽不会,她不是那种沉迷于过去,让痛苦和忧伤伴随终生,永远缅怀旧人的那种女人。”“斯嘉丽最后一次庄严地凝望十二棵橡树园,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向它告别,告别它曾经的辉煌,告别它曾经的繁荣,告别这片可怜的焦土。

在这部虚写战争,实写战争对人类心灵影响的经典名著《飘》中,斯嘉丽美丽动人,个性鲜明,从小在蜜罐里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此这样一个走哪儿都是关爱,走哪都能成为中心的人物却经历了爱而不得、战火纷扰、饥饿、失去亲人、孤立无援、失去挚爱……仓廪实而知礼节,文明社会已经不复存在,她必须掌握新规则,去适应不再温馨的世界,去适应残酷和弱肉强食。

“生活太残酷了,让一个人从文明的社会堕落到可怕的地狱般的世界。”

几乎见证了她所有经历的奶妈曾说她“上帝赐予了她面对横逆的力量”。自始至终,她按照自己的人性尺度生活的决心在整个故事中都那么的熠熠生辉。

这个“像河流和轻风一般轻松简单”的女孩儿曾倔强地爱上了“一个她生平第一次碰到的复杂的男人”——艾希礼。这个她到老也不可能太了解的家伙天生就是那种“靠着思想和梦幻编织自己的信心的人”。直到最后她真正所爱的瑞德·巴特勒下决心离开的那一刻,她才醒悟。瑞德身上那种不屈服,不妥协的品质,她都曾在艾希礼身上寻找,却从未找到过。正如瑞德所说,他和斯嘉丽是一类人,不拘一格,突破传统和道德限制。他有着阴沉和透视生活的力量,按照经济社会的选择和人性的需要来判断事物的是非和行为的方式。

同样,他们都是内心骄傲的人。“她最为痛恨的就是同情和怜悯!她绝不需要这两种感情!因为每当她对别人怀有这两种感情时,她都同时对这个人深感轻蔑和鄙夷”,她认为瑞德的冷漠、讪笑和嘲讽都比这些好得多。她依靠自己的自尊和常识,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哭闹和乞求。虽然当时的瑞德“隐约流露出赞许的神情”,但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离开斯嘉丽,消失在深深的浓雾中。

战火毁灭了曾经“像河流和轻风一般轻松简单”的斯嘉丽,而斯嘉丽也毁灭了瑞德的真挚且坚定的爱。再次孤立无援的斯嘉丽,挣扎着,近乎崩溃地抓住她惯用的“法宝”——“我现在不去想它”,“我要是现在来想失去他的事,那就会痛苦得发疯的。还是明天再想吧。”她再次疲惫地回到塔拉庄……


新闻来源:经济管理学院 刘新茹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