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殇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3-13浏览次数:12

大学的假期生活悠长而安逸。我躺在沙发上,凝视着午后阳光斜射落在脚边的光斑,开始思考自己的新年愿望。

过去的十八个春节,我从未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年少懵懂无知,只记得在爆竹声中渐渐长大;而后,又突然忙忙碌碌,肩上多了很多重担,即使是春节,也无暇顾及自己内心最渴望的声音。所谓新春愿望,无非和大年初一遇见亲朋的第一句“祝您……”一样,走个过场而已。

学业有成、身体健康、升官发财……固然都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所向往的,但这些都可以通过来年时间和精力的投入来获得。心之所愿,虽说不必鸿蒙广大、胸怀浩渺,但也好歹许一件稍微长远点的大事,给内心带来慰藉的同时,也可以确定自己向前探寻的方向,不至于迷路。若是遥远的天边真的存在一个保佑凡人梦想成真的灯神,发现被自己抽中的幸运儿们都把加权绩点、挣钱糊口作为自己一年内的终极梦想,也许也会失落地摇摇头吧!

漫长的假期生活中,除了给自己制定的难以实现的理想化计划外,我恶补了很多经典电影,既当消遣,也算是一种内在提升。

昨晚看了拯救大兵瑞恩。

其实我不太爱看战争片,因为我的内心抗拒,甚至有些许害怕那些残忍的战争场面。但是这部电影的高评分和很多朋友的推荐驱使着我找到了电影资源。

我不喜欢那些可怕残酷的血腥就这样一点点发生在面前,所以对一开始那些流出来的肠子、一半脑花四溅的头颅、残缺的身体,我是无感的,我用一些理性的生物学知识来一点点否认这些特效,拿以往看过的人体模型来充作这些海边的尸体。
可是当那个谈论着自己的母亲是护士值夜班争取早点工作完回家和自己交流的医生肝脏与胸腹中弹失血喊着“妈妈、妈妈”时,我无法否认这是特效。

当可以预见的死亡逼近,不可避免的损伤来临时,我在想,下一个会是谁去赴死。狙击手说着主会保佑,中士与士兵们的关系,去救像自己子女的黑胖子,还有犹太人,要离开的帅兵,上尉“阿甘”,还有翻译……在我看犹太人被捅死时我恨不得替他,然而却也无力的遗憾……

看了三十分钟时我想,我是否要继续看下去,我想逃避。可是,支持我看下去的除了我期待肖恩外,还有我想知道如果就这样都死了的话,这电影该多么悲惨。那开头的无数个十字架或六芒星原来是那么多战死的士兵。抖动的右手不是帕金森,或许是战争带给人的悲痛,就如一次次失聪后看着无数鲜血流淌在断垣颓壁中。这不是古代的刀戈相向、兵荒马乱,这是全世界的战争,是二战,距离最近的一次战争中,人的死去,鲜活的丧失,是有无人性。

枪炮带来的永远不是玫瑰。

在过去的2018年,我努力耕耘,收获颇丰,现在将近年关,家庭和睦美满,本应是我最高兴的日子。但我的心却因为一个遥远的战争变得沉重。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至少比做一个昏睡者或是假寐者强。我可以清醒地知道未来的不确定性和太多潜在的危险。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看似离战争很遥远,但是也并不遥远。记得我的初中时期,因为钓鱼岛问题,战争似乎一触即发。我们国家外交的“软弱”至今仍被大批“爱国人士”诟病,但就是这看似软弱的外交,为我们创造了可以高速发展的和平环境。进入大学后,眼界的开阔和外界信息的大量输入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国家真的在各方面日臻完善,而不是那个歌舞升平的幻象。

和平——这是我的新年愿望——人与人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国与国之间,这个看似大而空的愿望,却也可以细化到一个人身上。如果每个人都能在日常的为人处世中多一点和谐相处、在喧嚣的网络环境里少一点戾气,那么更大范围的和平也就不难了。

但愿在来年,我身处的竞争环境中能够少一点竞争,国人的网络心态能够更加谦逊随和,世界各地的能够少一点硝烟战报。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 黄宇轩摄影:责任编辑:岳子煊审核:张磊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