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校—怀之祈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3-13浏览次数:11

我并不是特地到这里来怀旧,思念什么的。我只是有一种不由自主地,好像是被年岁印到记忆里的冲动,将我引到这个本不想踏足的地方。

这里曾是我的学校,虽然现在并不是我能随意出入的地方。

古人有诗:“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我却有“物非人非”的流离感,独自在门口徘徊,彳亍,乃至惆怅。

我不记得栅栏上安装过电灯,我记得这里曾有过报刊亭;我不记得门口的石头上刻有字,我记得街转角是一片草地而不是一条条马路;我记得我曾在这里生活过三年,我不记得它以这种姿态存在过我的任何记忆里。

我有些害怕,它好像变成了一个怪物,或者我陌生的,从未见过的一种事物。我怕它对我说:“我从来不曾见过你。”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虽情怯万端,归乡之意仍是不减。我小心翼翼地走进校门,又小心翼翼地向教学楼移动。就怕哪个地方露出一派令人疑惑的相貌,混淆我的记忆。

不知怎的,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个身影,他们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从我的脑海中出现,再从视野里消失。我好像看到了自己,背着书包慢慢上楼,再慢慢下楼,离我远去。

我没有去我曾经的班级,而是径直走向操场。

或许是昨天下雨的缘故,草地显得很湿,很润。我尽可能在这片草地上回忆我两年的跑步计划。每天晚自习后,我都会到这里来跑步,把一天的不快,愤懑,全都发泄的一干二净,然后拖着沉重的躯体慢慢走回家。

我按着额头,想把这些记忆按回脑中。我很讨厌这种记忆喷涌而出的感觉,好像我从未离开过这里,又好像它从未改变过。

我在操场上呆坐了一个多小时,等我离开时天已暗了下来。我在教学楼下望着我曾经的教室,现在不知道是哪一班的了,却似乎在黑夜中闪着微光,好像在那三年中黑暗中的摸索,心中一直怀着光明的方向。

腊月二十九,便已经有鞭炮烟花作响,在夜空中绽开一朵朵亮花。我独自一人走在寒冷的街道上,只是希望能在这一年里,在某些地方留下不需回忆的回忆。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 李香美摄影:责任编辑:岳子煊审核:张磊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