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3-20浏览次数:10

我以前,总将人性的光辉,视为人对于大苦难无尽的忍耐和牺牲,而今,在欢乐里,我一样的看见了人性另一面动人而瑰丽的色彩。

——三毛

几十个人,驻足在山顶,等了半个多小时甚至更久,就是为了目睹一场视觉盛宴,没有修饰,没有做作,飘渺中带着真实,柔情似水,温润如玉,滑如丝。山风吹得每一个人瑟瑟发抖,暴露在空气中的手和脸庞冻得生疼,可是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没有一个人心生抱怨,大家只是用最最单纯、圣洁的眸子,望着天边,像一个个虔诚的朝圣者,仰慕着心中的圣灵。

山顶,夜幕还笼罩着,晨雾榜山,久久未散去,远处是深橘色的,云也被漫长的黑夜染成了深灰色,诡谲而迷幻,融着天边的雾,连着远处的山,而整片山像一幅烟雨下的中国山水画,朦朦胧胧,若有若无,分不清是云是雾,是山是石。深橘的云彩蔓延出一条天际线来,不吝啬地展示远方的辽阔。一分钟、两分钟,天色逐渐亮起来深橘的迷幻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紫色,恍若仙女从天边降临,着一袭淡紫长裙,裙幔有意无意地搭在山尖、云角,妩媚,可人,飘逸,动人。

随后,淡紫的裙角焕发出金色的光晕,那是太阳独有的光芒。太阳温和的劝说下,夜幕带着晨雾离去了,山石的轮廓渐渐明了起来,凹凸有致,棱角分明,从写意到写实,朦胧到清晰,忽而活化了起来,让原本有些忧郁的山峦开朗了起来。几分钟后,云尖倏地燃烧起来,一个云角,一朵云,直到一片云,整片天都被染红了,太阳像一个泼墨大师,在这张辽阔的画布上任意作画,随心渲染出一幅独一无二的水彩,绚丽而不张扬,妖娆而不做作,诱人得窒息又不失清新得通透。就这样,金黄的裙边深了,天,亮了。

随后的几分钟,几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呼吸的声音会吵到远方的太阳,惶恐于自己呼出的气体会让阳光变得浑浊。在大家小心翼翼翘首以盼的时候,就那么一瞬间,耀眼的橘红色冲破最后的桎梏,那一刻,周围一切的颜色都显得那么苍白,只有那轮红日,夺得了所有的瞩目,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和那轮红日,安静,充实,终于明白那句从小吟诵的诗句“日出江山红胜火”,如此一景,大概配得上所有的美好。

安静的片刻后,男女老少,都望着那轮初升的太阳,欢呼,雀跃,像孩子一样,用最原始,最单纯的方式宣泄着自己的快乐,这不是幼稚,是一种对美,对圣洁的向往,对大自然的敬畏,一种赤子之心。

我笑着,笑着,竟泪流满面,不知是单单对美好的一种欣慰,还是对这种快乐的一种感动?我不禁想起三毛在《稻草人手记》中的一段描写丹纳丽芙嘉年华会的语句,那些人“恨不能将他们的热情化作火焰来燃烧自己的那份狂热”,因为快乐,所以用手舞之,用足蹈之,着彩衣,唱高歌。不正如山顶上的我们吗?为了这轮初升的太阳,如此坦诚地宣誓着自己的快乐与热情,享受着生命的乐趣,毫不掩饰,毫不觉羞耻,这不正是赤子之心吗?

一群陌生的人,经历了或多或少的沧桑,流过非苦亦酸的泪水,也目睹过现实的骨感,可我们依然憧憬美好,热爱美好,所以我们不约而同地,肆意地表达快乐,这,大概也是相对于无限地隐忍与牺牲后的另一种人性瑰丽的模样吧!

多久了,没有为了一个单纯的原因而毫不掩饰地欢呼、大笑,为一个单纯的原因热爱生命中的一切,为一个单纯的原因泪流满面,忘记所有人,忘记伤心、不快,就像看见日出的我。也许那一刻,才做了一次真实的我,一个还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的我。

往往自然才能孕育出极致的美丽,而赤子之心才能包容极致的美,从而快乐。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韩隽怡摄影:责任编辑:丁永剑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