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沙之味观后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9-10浏览次数:12

豆沙是甜的,人是苦的。

贾平凹曾在文章中描述过这样的日子:因为身患乙肝,所有曾经巴结自己的人都对自己敬而远之。他放弃了自己大部分人生,强忍着痛苦迫使家人远离自己,站在隔离栅栏后承受别人歧视的眼光。这压抑的感觉几乎使人承接不住世界的黑暗,窒息的痛。

卡尔•马克思说,万物都有所依赖。但与别人不一样,就会受到差别对待,会被孤立、被歧视。就算能做得一手好餐点,还是只能在世界的一隅,五十年如一日的做豆沙。但就算豆沙再甜,也掩盖不住生活带来的苦:在十几岁时只因可能患有麻风病而被亲人抛弃,到了七十多岁依旧被人戴有色眼镜看待,就连孩子都不允许拥有一点甜。

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也会与沙土一起飘扬,澄清的风中夹上尘,就是霾。一颗钉子,几寸长,被人有意无意地扎在栅栏上,就算被拔起,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疤痕。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或许,这虱子就是留下的疤痕,太痛了。

萧红说过:纵使背负悲凉,也有勇气面对朝阳。

在贾平凹的文章中还有一群人,那便是同在疗养院的病友。大家在一起抛弃了过往的所有成见,所有人的灵魂都是同等的重量。他们会因为有人离世而沉默,也会因有人治疗成功而由衷的高兴。他们是同一群孤独的人,因此抱团取暖,在黑暗阴冷中获得光亮。

但是他们真的满足彼此安慰吗?他们也想活在阳光下,也想获得自由的生活。东野圭吾的《信》中,一位因哥哥入狱的优等生,在社会不停挣扎,但哥哥给他的阴影让他受尽了冷眼。他是多么想拥有正常的生活啊,为了摆脱这重量,他最后只能与哥哥断绝关系。

有人把生命局促于互窥互监,互猜互损,有人把生命释放于大地长天,远山沧海。但余秋雨也许并没有想到,有人只想把生命放在阳光下,一棵樱花树旁。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平等的重量,何德何能,让别人承受豆沙都盖不住的苦。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张恕摄影:责任编辑:赵雪婷 审核:许梓楠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