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京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4-13浏览次数:210

这是我第一次和家人一起远途旅行,地点选在了首都北京。

北京,在我初闻之时就始终带着神秘的色彩。她吞噬着人们的魂魄,让人为其驻足、倾倒。在我的无限遐想中,她是红砖绿瓦,她是金銮玉殿;她是摇着耀眼光芒的车水马龙,她是耸立在人群之中的高楼大厦;她是火,她是水:她是这万千事物中最为柔软的一位。

可当北京真正的成为我脚下踩着的水泥路,成为眼前看到的天安门,一霎间的恍惚让我觉得我所见之处全是幻境。不真实感强烈地包围着我,此刻,我如同被历史丢弃在湍急河流中的一粒卵石。

裹挟着还未褪去严寒的冬日光线,我们晨起赶路,试图揪住每一处只属于北京本身的绝色。踏入故宫,那是宏伟壮观的宫殿。北京一改往日被霾所包围的灰暗,如今她是蓝天,以她最广阔的姿态包围着大地,俯瞰着这承载了历史重量的土层。我抚摸着白砖和红墙,想象着数百年前人们的生活会是怎样,也不禁感叹这世界的极速变迁。曾经经历了辉煌和衰败的古都,现在仍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发展着。仿佛硝烟和刀枪剑影掠去的只有被时代所摒弃的躯壳,而那些所含着价值与荣耀的思想与信念,伴着风随处生长。

来到北京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想见见这巍峨壮观的长城。毛主席1935年作词《清平乐•六盘山》,词道“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这是对不惧危难精神的赞扬,对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的支持,对中华民族精神气魄的追求。

我在山脚下仰视着蜿蜒无边的长城:它是那么普通,而又那么不普通。它是砖和泥的混合体,每一道纹理都经历了时间的打磨和洗礼。在战火纷飞的时代里,长城绝不是孤立在崇山万岭中的城墙,它是以城墙为主体,同大量的城、障、亭、标相结合的防御体系。它是中国也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现如今却和其他景点一般,城墙上充斥着各种被刻画的痕迹。有些人来了这里,试图将自己揉进长城的回忆,于是他退化成了野蛮人,挥着锋利的器具,妄想着历史能因此见证他的价值。我不齿于他们的行为,但放眼望着长城满目疮痍,却也无能为力。

我很感谢能够有这么一次经历,让我逃脱规规矩矩印在书上的文字,作为一个鲜活的人,用眼和手去感受历史。甚至到现在,我始终记得故宫假山附近的那座精致的阁楼,天坛周边那雕刻精妙的白色围栏,伴着日出徐徐上升的国旗,以及回荡在整个天安门广场,整个中华民族心中的国歌。

在我即将归家的那天,我抬头看着蓝天,街道旁的树上依旧挂着喜庆红火的灯笼,不远处隐约飘着五星红旗。我知道,只要我向北望北京,北京也一定在望向我。

新闻来源:化工学院 周艳摄影:责任编辑:龚雪审核:周治国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