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里冬日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4-13浏览次数:12

不知不觉冬日又临。

记得高中时,每逢冬日被冻得瑟瑟发抖,常与好友三言两语聊到北方的冬日。只道是北方气温虽比扬州低不少,但不似扬州冬日这般湿冷,更有暖气相伴,故而北国冬日的酷寒看似可怖,但实际经历后定然觉得不值一哂。

然而却是不巧,今年的暖气迟迟不至,仅有两三封延时供暖通知教人长吁短叹进而瑟瑟发抖,又兼校内略有传染病肆虐,被勒令每日开窗通风。结果一宿积攒的热气随着每日大开的窗户无影无踪,无端增添了几分萧索。没有暖气的徐州,倒是有几分扬城冬日的景象了。

伏案码字只是敲了寥寥数行闲语,便觉脚上发凉,坐立不安地跺了跺脚,却是想起了高中那无数个脚底发凉却无计可施的冬日。绝大部分日子都已不再清晰,但那一场冻得让人拿不住笔的语文考试却是怎么也忘不掉的。说来倒是略带戏剧色彩乃至引人发笑:被搬得空空荡荡的教室里稀稀拉拉地坐了许人,一个个都咬牙切齿地对付着面前的语文试卷——却也分不清到底是咬牙切齿还是冻得上下牙齿直打颤。考试确实是刻骨铭心,坐在关得严严实实的教室里,仍是免不了写下两三行字手指便被冻得发僵,冻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却也是没奈何,只能老老实实继续对付试卷。坐在靠窗的我,在被这无孔不入的寒意弄得缩手缩脚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这不看还好,一看窗外那浩浩荡荡一往无垠的飞雪,心里那真叫一个百味杂陈。屋外大雪连天,屋内寒气环身,此情此景却是让彼时的我顿生凄苦之意,心里没来由地响起了那断断续续的“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倏忽间却是觉得自己如窦娥般冤屈,如白毛女般凄惨——现在看来煞是可笑,但确确实实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

一晃神,两年的光阴已从指间滑过,当时的感觉只是笑料也好,凄惨也罢,皆不复当年了。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徐芷歆 卢娅婷摄影:责任编辑:丛金秋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