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10-20浏览次数:10

我的姐姐,是个医生。

“就跟许许多多的职业一样,我的职业是医生而已。”当人们说赞美她是白衣天使时,她经常这么说。

我不太明白,明明是称赞的话,为什么听了之后她总是不太开心的样子。

“你们总是说的那么容易,好像当了医生就有义务要奉献自己一样,我只希望大家能用平常心看待这一职业。这只是个职业而已啊,我拿了工资,所以每天干着我需要干的事。”

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她的一切,都是爸妈安排好的。初中、高中、大学,每天要做的事情,报的学校,学习的专业,工作的地点。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说实话,我也不懂我为什么会成为一名医生。”她又开始愁眉苦脸。“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直到大年夜,她拿回了一页纸。请战书。爸爸看了后黑了脸,妈妈甚至开始哭。

“这一天还是来了,你一定要去吗?”妈妈说话都带着哭腔。

 “我只是做了你们当年做的事而已,我没想到你们会是这个反应。”爸爸妈妈的反应让姐姐有些意外。

爸爸是医生,妈妈是护士。非典爆发那年,他们去了一线。

“我们当年做的事都是出于自己的选择,这并不意味着你也要做相同的事。正因为我们切身体会过,所以我们知道它是多么残忍可怕。它能在几天之内夺走人的性命。”爸爸看上去有些痛苦。

我猜姐姐是有些逆反,她是想跟爸爸妈妈对着干。

“疫情不是冒险。”爸爸的眼里有泪花扇动。

“我要去,不是因为我是医生所以我必须要去。不是因为我的父母曾是抗疫英雄所以我要去。只是因为我自己,我想保护我的国家,我想守护我苦痛中的同胞。”

“当你为了所信仰的事业冒险时,其实是一种幸福,而不是痛苦。”

爸爸不愿松口。“我觉得我需要和你妈妈商量一下。”

“商量?没什么可商量的。请战书上只有我自己的名字。”

“我已经决定了,爸爸。我自己的决定。”

她说这话时,眼睛里迸发出的光芒,是我在别人称赞她时没有见过的。好像之前那些赞美的话都存储在了某个遥远的地方,就等着这一刻才悉数钻到她的耳朵里。

去一线,不是因为她需要去,不是谁让她去,而是因为她选择去。

这明明没什么区别,又好像有很大的区别。

我想我懂了。

八十一天后她回家的时候,生活已经重归平静了,盎然的春意赶走了笼罩神州大地上的阴霾,也带回了我们爱的人。她剪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脸上尚未消退的疤痕看起来有些滑稽,眼睛却亮亮的。

“在那里的生活啊,每天都很忙,很累,但不会绝望。”

“为什么?哈哈,哪有时间绝望啊,都忙着从阎王那里抢人呢。”

“有很多人在那里等着我们。你知道吧,很多很多人,很多患者,等着我们带去希望。”

“不贪人世苦厌求,我自神医妙手。”

 “我去那里不是因为我是白衣天使,因为我愿意去,因为我想要去,我希望我活的更明白,我选择去。”

“我选择成为天使。”

事后爸爸向姐姐郑重的道歉。“你是对的。你确实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为你感到骄傲。”爱一个人就要支持她的选择,尽管你会因此担惊受怕,昼夜难安。但那是她自己的人生。

一个人有且只有一次,短短的人生。

我由衷地钦佩那些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信仰,他们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奋不顾身地去保护他人。一如钟南山院士,84岁高龄的他,大可以颐养天年,没有人会因此说他什么不是。所幸,他也不为他人眼色而活。他的选择,是一张车票。一张通往一线的车票。一如第一时间赶往武汉的医护人员、救援人员、司机、工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伟大之处,他们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金光闪闪的标签,他们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一个普普通通的选择。不是因为什么责任,抑或谁的胁迫,只是因为自己的信仰。

可正是做出这样选择的人,才最伟大,最可爱。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 朱志文 摄影:责任编辑:李鸣轩审核:翟文艳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