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5-16浏览次数:116

父母属鼠,同龄,同村,性格互补,父母的前半生都奉献在了孩子身上,后半生还要为孩子操劳。

那时候的农村吃大锅饭,搞人民公社,年纪在14岁左右的就成为家里的壮劳力了,每天参加集体劳动,挣工分。母亲家里当时人多,我有5个姨,一个舅舅。舅舅是家里的独生子,姥姥、姥爷都十分宠爱他,家里姐姐们也尽量让着他,舅舅从小很顽劣,经常惹事,家里的姐姐们为此和别人吵架,结了不少仇家。

母亲在家里排行老四,小时候一边负责照顾五姨和舅舅,一边上学读书。她跟我提的最多的就是小时候读书的不易。母亲好胜心强,小时候读书刻苦,也很喜欢读书,但是家里条件不允许,买个墨水还要靠摘牵牛花种子卖钱。小学没上完,母亲就辍学了,学校老师家访了好多回也没有结果。姥姥也没办法,家里人太多了,都要吃饭,母亲上学是没有工分的,少了一个劳力对于姥姥家这样的情况来说是很艰难的。

辍学之后,母亲就在生产队上做了会计,记记账什么的。母亲那一代人的童年大致都是这样,有一次我问到母亲,她们那时候有什么梦想吗?母亲说哪有什么梦想,一年四季基本没闲的时候,就是下雨了,也得在家炕头儿纳鞋底,当时想的最多的就是能够好好休息一下,吃点好的,当时“好的”无非也是白面馒头、饺子面条什么的,这些在现在看来都稀松平常,但在那个平常都吃玉米面、红薯面的时代,算得上是美食了。母亲说他们小学课本上说共产主义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犁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如果真要说梦想的话,也许这也算那代人共同的梦想吧。

母亲20岁出头就嫁给了父亲,两个人是同村的,甚至在同一个生产队,没认识之前见了面都不好意思互相说话,谁能想到后来会风风雨雨一起走过几十年。他们两个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但是由于在一个生产队里,很多人都传是自由恋爱。以父亲那种性格是不太可能自由恋爱的,他当年在这个上面估计还不开窍呢。母亲说当时结婚哪像现在考虑这么多,更没有现在这么多彩礼钱,两个人在一块儿过日子就行了,生活中磕磕绊绊总是有的,互相体谅下,或者吵两句嘴就过去了,哪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闹离婚,都快成家常便饭了。

父亲很少提及童年时候的事情,偶尔会提到部队上的事。对于他们结婚后的历史,我都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父亲在结婚当年就参军了,在兰州军区服役,属于志愿军,空军地勤的。那个年代参军是很光荣的,也比较容易找出路。去年8月下旬我回家参加小侄女的满月礼,忙完各种事情,父母亲对于哥哥的任务就算基本完成了。记得那天晚上,父亲和我在客厅闲聊,聊到他当兵的时候,他说是79去当的兵,79年?那不正是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吗?我兴奋地问他,他们兰州军区有动作吗?兰州军区应该会往北疆派兵的吧。父亲说是79年末去的兰州,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军区还处于一级戒备状态。79年,这一晃到现在都30多年了。当兵最初几年是不能探家的,通讯也不方便,只能靠书信联系,至于信的内容,我就不得而知了。母亲生了我大姐之后,就带着孩子去部队上了。

父亲很少探家,母亲会隔段时间就在部队住一段时间。母亲带着姐姐住在家属院,每周都有会餐,有时候还有电影什么的。那个地方气候干燥,但是地下水很浅,挖浅浅的一点就能挖到甘甜的地下水,而且那里的瓜果都相当的甜。当地老乡很淳朴,很少的钱就可以买到集市上的很多东西。家属院里都是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大家经常会串门聊天什么的,也会交流厨艺,互相到家里做客。

父亲探家的话都相当于一个小假期,父母会带着我几岁的姐姐去旅游。我想那段时光应该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了。他们去过北京,山海关,嘉峪关,酒泉,玉门关,张掖等等,有时候做着军机来回。父亲跟我说他不太喜欢到处跑,当时有机会去敦煌的,但是没去。母亲有时会跟我念叨,去的都是北方苦寒的地方,什么时候能去南方的苏州、杭州转转。母亲在年轻时因为操劳过度,现在身体不是很好,总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现在在徐州上学,虽然地理意义上算是北方,但是因为在江苏,父母总觉得像是在南方,觉得离儿子很远,那里下雨很多,天气很热。

父亲在部队待了很长时间,后来家里事多,他不想继续留在部队了,信中对母亲说“部队非久留之地”,执意要复员回家。转业后,父亲被安排到了事业单位,有了编制,也算是吃上了“皇粮”。之后父母的生活就像日历一样,一页一页地翻,每页都有不同,但是每页又大致相似。风风雨雨,就这么走过来了。

我的父亲母亲,其实也是我的父辈母辈,他们那一代身上都有鲜明的时代烙印,那一代无论是个性张扬,还是平凡无奇,都有着共同的性格品质——奋斗。他们为了子女一直在奋斗,在操劳,现在的80后也重复着他们的轨迹,以及将来的我们。生命,就是这样延续下去的。所不同的是,父母给予我们的,可能要比我们给予自己子女的多很多。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