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校清梦何处寻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10-28浏览次数:11

当晨曦敛起它最后一抹羞涩的黑暗时,隔着蓝色窗布散落于我们脸上的不再是家乡的温暖,一丝丝的朦胧光芒正昭示着这次的远行别具寓意。

闹钟也正用它单调而不乏规律的嗓音向我们宣告:你们从此刻开始不再受人管束,唯一的自由便是你是个自由人。这份自由散落于校园的各处,瞧校园随处可见的手捧书者、三五成群的打趣笑者……一切的一切在九月的此刻都已从憧憬之梦缓缓地升为现实,这份梦多么清纯,多么令人遐想,未来我想我会顺着晨光追寻到一个个藏匿校园的美梦。

“处暑天还暑,好似秋老虎。”这句脱口而出的谚语竟道破了九月徐州的真谛。纵观校园四处,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我们一招一式、一颦一笑的身影。军队中稳打不变的三大步伐在午后的热风中更加磨砺着我们接受考验的身心。

一滴滴汗珠脱线般滑落脸颊,我仿佛听见了它掉落的声音,那么轻,又那么响,却突然唤醒了我恍惚的意识。整理思绪,坚定目光,我重新拾起了几经消磨殆尽的意志,沉默地为它打气。

沉默是有颜色的。

它是军绿色的。

当铺天盖地的军绿色覆盖着黯淡阴沉的猩红,就像希望吞噬迷茫,就像坚韧驱逐慵懒,就像今天的我与昨天的我的对白……这是一场关于勇气对松懈、坚韧对退缩的道别。悄无声息,却又处处留声。

阳光变得残忍,从一个助世间万物茁壮的慈善家变成了我们眼中始终抗拒不了的敌仇。当一切变成助纣为虐的施暴者,惟有他们—教官与辅导员,严肃严厉严谨也体谅体贴体恤。

温柔与坚韧随时从他们的眼神中透露出来,一句细微的问候竟成为炎暑中最清凉的慰藉。

暮色拖着它疲倦不堪的躯体沉沉坠落时,远处宿舍楼仍亮起了一片天。我们顶着这片光明,擦拭着那属于我们的四年。一弓一收,一起一落,酸苦的背后却盛满了无尽的甘甜。内务整理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天之中最后的那一份忙碌。四人小寝的分工合作、八人大寝的相互扶持,一点一滴、一心一意地勾勒出最温暖的仲夏夜之梦。

灰尘也似乎摸清了门路,悄悄地躲匿于无人可见的墙角。于是,伴随着刺耳却又轰鸣的抬床声,一把把铲子顺着我们双手的方向与地面亲密摩擦,反反复复之后,剩下的只有一团残灰和一片白锃。我们喜悦于这样的劳作,这样的苦尽甘来。望着经由报纸擦拭的窗户,我们似乎窥见了自己心里最真挚的情感,伴随着矿大校歌,一声声涌出喉口,急促失控般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中……

时有学长学姐的无私问候与帮助给我们未曾经历风雨的内心增添了几缕慰藉之意,他们乐于奉献的精神犹如雨后春笋般滋润着我们的身心。望着亲力亲为的他们,我似乎看到了一年前尚未成熟的他们,又不经意间窥到一年后自己指导学弟的那个场景,所有的汗水与泪水在此刻都不及这份感恩之泉来得让人心动,无数的话语都不及这份团魂来得更让人震撼!

又一个清晨,早起,微风,颔首,汗湿,嬉笑,疲倦,难耐,安眠。

我怀念的。

新闻来源:外文学院 郭朋摄影:责任编辑:孙绍竹审核:张向东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