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长久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11

初中读《芙蓉如面柳如眉》,对其文笔和构思都感到十分惊艳。书中惨遭毁容的夏芳然一心寻死,男友与其相约殉情,结果男友喝下毒药,她却没喝——在男友身亡之后,她在最后一刻害怕了。

“我是一个死过很多次的人”,她小声地说,“一个人弥留的时候,会看见光,吸引你活。”

心中恻恻。

古今中外被人所称道的,都是重义而轻生死:“士为知己者死”、“朝闻道夕死可矣”……将知己、道义、爱情、自由等等都搬到了极高的位置,而生死却变成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然而,当摒弃了种种外界赋予的社会属性,世间所有生物共有的最大任务,不就是活下去吗?

初三看《泰坦尼克号》,没能脱俗,哭得泣不成声。然而我的泪点全在于Rose求生的时刻:她浑身发抖吹响最后一个哨子,救援船上声音大喊:“Back out!”那个时候,我的泪夺眶而出。不为别的,只为Rose的求生成功。尽管她经受了周围人的逝去,她依旧选择努力地活下去,用尽全力地活下去。

鲁迅病中有篇琐记,曾给我极大的震撼。当中有一段这样写:

“有了转机后的四五天的夜里,我醒来了,喊醒了广平。

‘给我点水,并去开开电灯,我要看来看去的看一下。’

为什么?她的声音有些惊慌,大约以为我在讲昏话。

‘因为我要过活,你懂得吗,这也是生活呀。我要看来看去的看一下。’

广平没有去开电灯。

我知道她没有懂得我说的话。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我开始觉得自己切实了,有动作的欲望,但我又坠入了睡眠。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想必对于此时的鲁迅来说,爱与恨,友与仇,立场与姿态,都不再是最重要的事。他感受到了自己对于“活下去”的急切和热忱,亦感受到自己的力不从心。

垂死病中惊坐起”,不为别的,只为对这个世界“看来看去的看一下”。

或许,不到那个边缘,谁也不会体会到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留恋。

即使是生于乱世的鲁迅,即使是失去一切的Rose,即使是惨遭毁容生活一片狼藉的夏芳然,在濒死之时,都会发忍不住发出孩子般的依依不舍。

活着,真好啊。

像是落落写的:如果做不到以美好的姿势活下去。做不到健康的活下去。做不到柔韧的活下去。做不到笨拙的天真的,如同失去弹性的织物,或者润滑的碗底,起码要做到活下去。为了等待那个拥抱出现的某一天。

只要是用力地活下去,高处不胜寒也好,疲于奔命也好,碌碌无为也好,老也好,少也好,孤独也好,热闹也好……只要还有睁开眼看到明天的机会,怎样都是好的。

我们明白人就是“向死而生”,了解人只能一活却可能“常死”,也深谙人世无常,“向之所欲,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可是,在每个摸得着看得见的当下,心底仍不免怀着真诚的祈愿。

但愿花常好。

但愿月常圆。

但愿人长久。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许玥 曹景伟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