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世界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5-31浏览次数:58

合上三毛的《温柔的夜》,直起身来,伫足窗前。

暮色已四合,东方的一小片天空带着些灰蓝,不见云影。目光探寻般向南寻去,直直撞上对面坚硬的小区楼房,不禁有些眩晕。

点开那一支年代久远的歌曲《橄榄树》,空灵的歌声缓缓、缓缓响起,不着痕迹地穿过我的心房,悠悠、悠悠飘出窗外。不知源于何种力量,在那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所营造出的引人双眼朦胧之氛围中,恍然看到了三毛——那个真正如风般的传奇女子,目色迷离却又坚定地看向远方,心中说不出地感动。

读三毛,竟像是读自己了。那个与她多少有些相似的不羁而向往远方的灵魂,在黄沙飞扬的大漠之中,在潮涨潮落的海岸边,在梦中的橄榄树之下——流浪。一段段诉不尽的故事,一份份永不老去的情感,在文字——心灵最忠诚的伙伴中,露出它朦胧的一隅。于是心也就那样,干脆地跟去了,毅然决然。

再度凝眸,远处的信号塔竟让我想起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一两只灰扑扑的麻雀,或许与伦敦海德公园里的鸽子是近亲吧;披着片片落叶般黄瓦的民房,像是从宫崎峻画笔下的世界里走出来的……或许,窗外,远方,未知的世界,才是一颗年轻懵懂的心所在之处,才是漫漫长夜无限延伸的梦所能触及的地方。

灰蓝的天空渐深渐蓝,极目眺望,外环路边高楼的影正欲融入沉沉暮色中,不知有多少未知匍匐在暗处。公路边齐整的路灯倏地亮起来了,橙黄的光受惊似的跳跃一下,安稳下来。歌声萦绕,那词句不知几何已成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略略黯然:尽管不曾经历风雨,却也在前人的叙说中感知世界冰冷与黑暗的一面。那像是一种绊了一跤却还要推你倒地的冷酷,又像是所需近在眼前却又触不可得的辛酸。凄风苦雨,激流暗涧,一路上总不会少。孑身一人时,泪珠汗水,寂寞孤单,或远或近总不失陪。

此刻,心中竟出奇地淡然,许是明白了吧:人生本是一场苦旅,依偎家中,不见得舒适如愿,便真的如愿,那人生也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浑浑噩噩地度过,去时竟不识生命的滋味。那日曾见一句应景的话:“透过窗格看世界,世界支离破碎。”起初并不以为意,但细读之下,竟品出了别样的感慨,于是找来红笺将这句爱煞了的句子工整抄上,郑重地夹在书中。我的窗子,大而明亮,无奈窗外一层防盗窗上如监狱中的栅栏般的铁杆直直地挺立,将外面本不大的天空硬生生划开来,我只在那缝隙中瞥见她的一丝姣颜。那哪里还称得上是世界呢?竟连世界的一隅也不是了。

模糊不清了窗外,夜,是已至了。屋子里早就黑作一团,我转身去开那明晃晃的灯,再回首时却一时惊讶而不能语:在物理学中名为“光的反射”的作用下,窗外,名为世界的地方,真切地映着我、映着我自己。睁大了眼看向那个自己,“她”却是亦实亦虚、或深或浅地立在那片温柔的夜色中了。雪白的光照过去,似是一幅迷离而坚定的画,稳稳地嵌在窗玻璃上,不见冰冷的铁杆。不觉莞尔:其实,早就走进了窗外的世界吧,我的心。

要等着,等着我的脚步追上你。我在书桌前坐下,默默自语。拉出一张干净的试卷,拣出一支素色的黑笔,轻轻告诉自己:到那时,一起——

万水千山走遍。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